台灣最具影響力的商業財經媒體
目前位置 首頁 商周雜誌 編輯精選 精選書摘

應戰川普黑天鵝秘訣:保持警戒、持續前進 美股創新高 反向大師為何全力買進

發表了第一季的投資備忘錄後,馬克斯最新的投資市場看法,被華爾街操盤人瘋傳。以下《商業周刊》摘錄了備忘錄與後續訪問精華內容,以饗讀者。過去幾年來人們對總體經濟的興趣大幅增加,我歸納最常被問到的,包括聯準會何時升息?經濟可能怎麼變壞?我們的經濟處在「第幾局」?我的答案是:你幹嘛關心?不用猜今年聯準會將升息幾次!試想如果說十二月升息,你會如何因應?如果時間改為三月,你會採取不同的行動嗎?如果因此不同,就表示你少考慮到一大關鍵:預期三月升息的影響,可能早在三月之前就反映在市場價格之中了。這代表升息的可能日期並不是個很有參考性的資訊。不用猜經濟或市場未來可能會出現什麼問題!這幾年大多數人都能感覺到,經濟一直處於不太冷也不太熱的狀態。經濟成長率既不會緩慢到出現衰退或通縮,也不會快到出現惡性通膨以至於需要踩煞車。各市場表現強勁,但也不至於強到泡沫化。投資者情緒也差不多如此。事實上,包括油價、利率、匯率等可能大幅影響經濟的因子,市場可能早就消化了潛在衝擊。只有那些無法預測的意外事件,才可能對市場造成嚴重影響。但,人們既無法想像出可能有什麼意外、實際上也大多不會發生。沒人能預測景氣循環何時結束不用猜測景氣循環週期何時結束!就像棒球賽有九局,第二、六、九局各有不同意義,但你永遠不知道一局會打多久。我倒建議投資者應該改問:當前的經濟環境是否還會持續下去?投資者心態是沮喪、普通、還是狂熱?資本市場是緊縮、正常或極度寬鬆?比起詢問循環何時結束,這些問題有幫助得多,因為沒有人能告訴你結束時點。其實現在總體經濟情勢與過去五年相比,沒什麼太大差異,只有一個主要改變。過去五年我們感受到全球的不確定性高,因為利率低,對投資的預期報酬也非常低,資產價格已偏高,投資人偏好高風險投資,這讓投資市場風險增高。過去一年改變的就是政治環境──包括川普當選、英國脫歐等,但川普當然是影響最大的。現階段我的思考有三個重點:第一,在我看來,川普毫無疑問的是個極度重商的總統,但他要怎麼做、有沒有效,沒有人知道。第二,經濟政策以外的領域他會怎麼做,並不明朗。第三,如果他持續走這種高爭議性路線,無法預測局面會變成什麼樣。不確定性高,不一定是壞事市場在第一時間反應了對於川普重商傾向的樂觀預期,但接下來可能會開始憂慮他帶來的不確定性。我們目前操盤謹守八字箴言:「保持警戒、持續前進。」我們繼續投資,對於符合我們標準的標的,使出全力買進,只是投資得很小心,比平常還要謹慎許多。不確定性越高,投資就要越小心留意風險。但從另一方面來看,高不確定性不盡然是壞事,有時會出現不可思議的好發展。還記得一年前的此時,大家不斷問:現在該出場了嗎?出場訊號出現了嗎?結果二○一六年是個絕大多數人都沒預測到的多頭年,表現超乎大家預期。…閱讀全文

騰訊馬化騰的共享經濟全球之旅

從策略層面觀察各國政策,總體而言,呈現出的趨勢是積極推動共享經濟的發展。歐盟透過單一數位市場策略,希望抓住共享經濟機遇,在數位經濟時代彎道超車;美國利用先發優勢,宏觀策略上呵護共享經濟發展;日韓等國也在積極探索,策略上為共享經濟發展保駕護航。英政府業者合設產業組織歐洲、日本、韓國等積極進行共享經濟的策略部署,利用策略定位、長遠規畫等方式,發展共享經濟,在策略上打出組合拳。以下列舉五個具代表意義的措施進行分析。對推動共享經濟的發展而言,這五個措施猶如五個連環,五個措施一環扣一環,層層遞進,為共享經濟發展帶來更大的動能。共享經濟有自身的發展特點,對症下藥、量身訂做才能更有效促進其發展。二○一三年歐洲成立共享經濟的產業組織──歐洲共享經濟聯盟。該組織的重要目的就是市場調查研究、參與成員國相關政策制定的多邊會議,以及提供產業政策建議。至於韓國,同樣也是由政府主導共享經濟研究。由韓國企畫財政部引導,開始和汽車共享、住宿等產業形式比較明顯的單位接觸,並對如何完善規制展開研究,目的在於能夠推動相關地域的示範產業。共享經濟是新生事物,其發展具有自身特點。為了更有效促進其發展,在制定相關政策前需要對共享經濟做更深入的分析,「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顯然,傳統的分析方式包括向專家、學者、產業單位等了解經驗,多方參與的討論顯得尤為必要。共享經濟的發展注定會惠及百姓,例如交通類的共享經濟平台就是以更合理的價格、更貼心的服務便利民眾乘車。因此了解民眾對於共享經濟的意見至關重要。歐盟於二○一五年展開公眾諮詢,並於二○一六年將諮詢結果公布在網路上。諮詢內容涉及分享競技平台、公眾對於現有法規的意見,以及對於個人隱私的關注。美國對於民眾意見的了解主要是透過聯邦貿易委員會,由聯邦貿易委員會提供相應網路回饋管道,透過網路來了解民眾對於共享經濟的看法。由於人人都是共享經濟的參與者,共享經濟成果和公眾關聯十分緊密,因而,想要更充分了解共享經濟,了解民眾對共享經濟的意見,保障民眾決策過程的參與權也十分重要。共享經濟歸結到底是市場經濟的產物,透過產業協會管理與自律,不僅更有利於共享經濟的發展,而且更能夠適應共享經濟特點。英國在這方面的表現最為出色。二○一五年,在英國推出由英國商業、創新與技術部主導,全英最有影響力的二十家共享型企業成立共享經濟產業組織Sharing Economy UK,該組織的目標有三:第一是宣導:透過傳統和新興媒體宣傳共享經濟的益處,並遊說立法機關,推動共享經濟成為主流商業模式;第二是制定標準:會員企業依循一份行為準則,從維護共享經濟信譽、員工培訓和保障安全等方面著手,希望為共享型企業樹立清晰、必須遵從的價值標準和行為原則;第三是尋找對策:協會藉由支援研究專案、集結企業成功實例等方式,努力解決共享型企業共同遇到的問題和挑戰。發展「試驗田」漸進推動由於全球對於共享經濟的認知尚不完善,除了探討理論之外,實踐也是獲取共享經濟相關知識的一項重要途徑。因此各國都採用「試驗田」試行運作與監管。歐盟鼓勵對共享經濟展開試驗,並願意在各國試驗基礎上進一步做推廣。更進一步鼓勵各國對國內城市進行試點,例如,荷蘭阿姆斯特丹加入共享型城市的行列,創業公司、社區中心、公立圖書館等多方單位參與,開展知識、資產到技能等領域的分享活動。英國政府意識到共享經濟能夠以創新方法幫助城市解決社會和經濟挑戰,並推動當地發展。因此,在里茲市和大曼徹斯特區設立兩個實驗區,重點支援在交通、住宿和社會保障領域的共享經濟交易嘗試,如里茲市成立一個網路分享平台,分享的資產和服務包括:閒置的空間和設備,以及居民的各項專長和技能。面對新生事物,政府採用「特區」方式獲取訊息,既能確保政策不落後於實際現況,也能確保將可能的不利影響控制在一定範圍內。歐盟用「軟法」管理新產業法律制定要經過嚴格的程序,具有很強的執行力,但也有不易更改、容易落後於現實需求的問題。因此面對新興事物,往往不會運用國家強制力保證實施,這種方式也叫作「軟法」(soft law)。在面對共享經濟如此新的事物時,歐盟十分明智的採用「軟法」進行管理,十分契合共享經濟。歐盟即將頒出的共享經濟政策沒有採用條例形式,而是採用指南的方式。一方面,共享經濟正蓬勃發展,遠未到成熟定型的時候,這意味著共享經濟仍處於不斷快速變化發展之中;另外一方面,共享經濟的崛起對傳統經濟形態已經產生一定影響。因此,如果採用條例,雖然法律效力層級更高,但過於剛性,缺乏調整和轉圜的空間,既難以滿足共享經濟不斷變動的需求,容易造成「一刀切」,也容易引發傳統經濟業態的反彈。採用指南形式的好處在於,在劃定底線的同時,給予自由發展的彈性。比如在二○一五年,歐盟啟動共享經濟相關的公共諮詢時,歐盟委員會就明確表示,在該公共諮詢結果公布前,排除頒出法規來規範如Airbnb和Uber等共享型企業的可能性。英國目前採取的也都是政策類的方式,這些政策都是鼓勵性政策。英國政府逐步更新其政府採購適用範圍,讓共享經濟成為政府採購的選項之一,如從二○一五年秋季開始,英國官員履行公務時,可選共享經濟中的住宿和交通服務。與此同時,英國增加政府辦公資源的分享程度,從二○一五年春季開始,英國稅務及海關總署開展了一個實驗專案,透過數位平台分享其閒置的文具、辦公用品、家具和IT設備。上述五項具體措施的立足點,皆為促進共享經濟發展,形成環環相扣的五個連環。在一定程度上,也切合推動事物發展的一般規律:首先認識、然後實踐,再透過實踐獲得的認識,進一步讓認識更為周全,再以此指導實踐。能靈活機動運用這五措施,對於共享經濟發展具有重要的作用。…閱讀全文

60歲以下世代壽命上看百歲,長壽危機來了? 打破三段式人生的100歲理財攻略

富裕國家的壽命以驚人速度持續成長。長壽對工作者、消費者、家庭成員、個體會造成什麼影響?很少有人做好心理準備。當迎向你的是一個九十歲、一百歲的人生,是禮物還是咒詛?美國、日本最近熱議的大書《一百歲的人生戰略》,帶領大家重新思考人生計畫的每一個面向。一開始,試著想像一個你認識的孩子,例如自己十歲大的女兒。這些孩子的童年和我們的童年不一樣,他們似乎憑直覺就接受周遭的新科技。此外,連他們的成年生活也將不同。人口統計學家替今日孩童計算出的預期壽命,「長壽」將是他們的成長特徵。如果各位剛才腦中想的孩子生在美國、加拿大、義大利或法國,他們有五成機會活到一百零四歲;如果那個孩子生在日本,未來大概可以驚人的活到一百零七歲。過去兩百年間,人類壽命幾乎不斷成長。更精確說,目前最可靠的資料顯示:自一八四○年起,人類平均餘命每年增加三個月,也就是每十年增加兩到三歲。一八五○年代以後,人類平均餘命不斷增加。重點是,目前沒有任何跡象顯示這趨勢會趨於平緩。一百年前出生的人要成為百歲人瑞,機率微乎其微,但對今日的八歲孩子則是尋常之事。那介於中間的人呢?我們會活到幾歲?基本上,一九八七年出生的人會活到九十八至一百歲;一九七七年出生,壽命是九十五到九十八歲;一九六七年出生的人則活到九十二至九十六歲;再往前十年,一九五七年出生的人會活到八十九至九十四歲,如此類推下去。人瑞,不稀罕了日本五十年間,從百人增至近三萬人未來,平均餘命再度大幅增長的原因將是:老年疾病獲得控制。一九五○年時,英國八十歲去世的人機率是一四%,現今已降至八%;九十歲的死亡率也從三○%降至二○%。從前百歲人瑞十分稀罕,許多國家都會特別表揚百歲老人,例如日本致贈銀酒杯。然而,日本一九六三年開始向人瑞致敬時,只送出一百五十三份紀念品,二○一四年時,數量已高達二萬九千三百五十份。在英國,女王也會代表國家向百歲人瑞致意。十年前,只有一個人負責寫賀函,現在則需要七人。在二○一五年時,日本的確也因人數過多取消致贈銀杯的傳統。派雷.庫滋威爾(Ray Kurzweil)是Google 領導人工智慧團隊的工程長,在與他的醫生泰瑞.葛羅斯曼(Terry Grossman)合著的《超越:永生的九個步驟》( Transcend:Nine Steps to Living Well Forever)一書中指出, 通往百歲之道有三座關鍵橋樑。第一座橋樑是遵守最理想的醫療建議,讓自己活到得以享受第二座橋樑的好處,也就是生物科技帶來的醫療革命。接下來第三座橋樑則是:隨著奈米技術不斷進步,人工智慧與機器人將有辦法以分子的大小,重新修補老化的身體。這一派的人士對老年醫學保持樂觀,認為人類壽命的自然極限,將是目前最高的預測再乘以十的次方。想像自己活很久的時候,最大的恐懼,可能是人生的最後活在某種癡呆的狀態下。失智症逐漸成為富裕國家的重大老化風險;也因此,失智症已經成為重要研究主題,加上核磁共振(MRI)腦部成像技術也有新的發展,相關研究領域的發展,預計二十年內科學家會有重大突破。數間頂尖醫院正積極進行這方面的研究,大量商業資金也挹注這個領域,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Google成立Calico公司(California Life Company,加州生命公司)。 Google創辦人賴瑞.佩吉(Larry Page)表示,Calico希望藉由七億美元的初始資金,帶領全人類朝向「健康、幸福與長壽」,此類研究的基本概念是:帶來死亡率與罹病率的眾多疾病,大多源自細胞老化。因此,與其解決特定疾病,不如關注老化過程,讓細胞活得更久,持續自我修復。相關研究已經大幅延長酵母菌和老鼠壽命,有很大的機會成功運用在人類身上。長壽,不見得是禮物財務負擔大,「存養老金」不敷使用活得越久,需要越多錢。換句話說,不是多存一點錢,要不就得晚點退休,似乎別無他法,一想就讓人鬱悶。平均餘命越長,儲蓄率得越高,另外可能還必須工作更多年。「長壽」從天上掉下來的禮物變成詛咒,多數人頓時不想花錢買這禮物了。為了讓大家大致了解百年壽命對財務造成的影響,這裡我們不去管個人因素,而是舉三個人生規畫為例:傑克、吉米與珍。傑克、吉米與珍分別生於一九四五年、一九七一年、一九九八年,三個人代表截然不同的三個世代。透過三人的例子,各位可以了解未來可能碰上什麼樣的世代差異。傑克是「三階段式人生」的代表,先是接受教育,接著進入職場,然後退休。他的預期壽命是七十歲左右,完全符合那個世代的常態,三階段式人生的概念,非常適用在他的世代。對於目前四十五歲左右的吉米,他從小到大遵守著三階段式的社會規範,然而今日的現實卻逐漸讓他體認到,三階段式人生是行不通的。目前處於中年的他,正努力了解怎樣能讓老年生活變得更美好。對吉米來說,長壽開始像詛咒而不是禮物。珍是預計可以活到百歲的年輕女性。她的世代知道,三階段式人生的模式不適合自己,他們致力於重新打造人生。這個世代擁有當前最長的平均餘命,也是最彈性的一代,知道人生有無限可能。根據厄若伊.狄森(Elroy Dimson)、 保羅.馬西(Paul Marsh)、麥克.史鐸頓(Mike Staunton)的研究(每一年,這三人都會協助幾個國家回溯一百多年間的估算數據),例如一九○○年至二○一四年間,美國、英國、日本、德國、法國、澳洲等國,同一時期的平均報酬率扣除通膨後為二.八%,本書假設傑克、吉米與珍的淨報酬率扣除通膨後為三%。老、中、青退休金試算越年輕工作時間越久,養老越辛苦傑克生於一九四五年,一九六二年十七歲時念完高中,二十歲大學畢業。他在已開發經濟體的「黃金時期」開始工作,是位成功的工程師,後來擔任資深主管。傑克的職場並非一帆風順,他也丟過幾次工作,不得不換公司。不過整體而言,傑克的事業相當順利。六十二歲退休,並於二○一五年去世,享壽七十。傑克的財務狀況如何?答案是「非常好」。傑克的世代可以領到三種養老金:國家年金、公司退休金,以及自己的私人儲蓄。接下來,讓我們來看吉米的情形。吉米生於一九七一年, 預期壽命八十五歲。假設吉米一九九二年時二十一歲大學畢業,打算二○三六年六十五歲時退休。吉米和傑克一樣,希望退休後每個月的生活費能達退休前收入的五成。然而,吉米有一點和傑克非常不同,我們假設他的公司並未提供年金制度。此處依舊假設吉米可以領到的國家年金,金額等同退休前收入的一○%。依據英國國家統計局(UK ONS)的官方數據,如果吉米生於一九七一年,以目前四十五歲計算,世代法的平均餘命其實是八十七歲。傑克每年只需要存下四.三%的收入,就能在六十五歲退休,反觀吉米一年必須存一七.二%。對吉米來說,要平衡財務麻煩許多。他領不到公司退休金,因此得替自己存雙倍年金。此外,吉米和傑克的不同點在於:吉米工作四十四年,退休二十年。傑克的「工作年數/退休年數」,大約是五比一,吉米則接近二比一。每年要存一七.二%是很高的數字,更別說年年都得存那麼多。以英國數據為例,二○○○年至二○○五年間,儲蓄率最高的年齡族群為五十歲至五十五歲,但平均儲蓄率也僅有五.五%。而且不要忘了,存一七.二%還只是替退休年金做準備,吉米還得存錢繳房貸及其他主要支出。此外,我們也做了保守假設,讓吉米領取的年金金額只有退休前收入的五成。對吉米來講,年金等於最後薪資的五成,這裡列出的財務模型顯然會帶來非常大的壓力。吉米還可以採取其他方法平衡財務,例如不一定要六十五歲退休,如果多工作幾年,退休後的財務負擔就不會那麼大。舉例來說,如果吉米仍舊希望退休後的生活費有退休前收入的五成,決定一路工作到七十歲,只享受十五年退休生活,他的儲蓄率「只」需一三%左右。每多工作一年,等於多存一年的錢、少一年年金需求。萬一吉米還是想六十五歲就退休,但把年金目標設定在退休前收入的三成的話,儲蓄率只需要八%。吉米也可以六十五歲退休,甚至提前,但設定較少的退休生活費!再來看珍。她生於一九九八年,二○一六年慶祝十八歲生日,沒意外大概能活到一百歲。英國政府的世代法平均餘命數據顯示,珍如果生於一九九八年,平均餘命預估值是九十三歲,更為樂觀的假設則是九十九歲。以上兩個數字皆是整體人口的平均,如果珍生於收入前四分之一的家庭,她的平均餘命可能更長。光憑直覺,我們就知道會比吉米再多活十五年的珍,要是依循三階段式人生的模式,六十五歲就退休,財務上一定負擔不起。如果珍要存到等同退休前收入五成的年金,每年得存下二五%的收入。二五%不但比今日大多數人的儲蓄率高出許多,還只是存退休金而已,珍還有房貸、大學學費,以及其他重要支出。這裡的計算方式,依舊假設珍跟吉米一樣都能領到國家年金。不過,如果珍拿不到任何國家年金,那麼她的儲蓄率勢必增加到三一%。珍的父母如果和吉米一樣,三階段式人生已經讓他們過得很拮据了,大概也沒有什麼遺產能夠留給珍。對多數人來說,事實擺在眼前,階段式人生在此行不通。而且仔細想想,退休時間長達三十五年,也不可能全消耗在打高爾夫球上。當然,珍可以和吉米一樣,選擇多工作幾年,多存幾年錢。對珍來說,如果年金僅領取退休前收入的三成就已經足夠,而且工作期間每年都能存下一○%的收入,她可以在七十歲那年退休。然而不要忘了,三成收入非常少,更何況珍在退休的三十年間,全靠這些錢過生活。十年、二十年過後,工作薪資將大幅上揚,珍的薪資收入比起其他人更顯微薄。因此,如果改把年金目標設定在退休前收入的五成,儲蓄率一○%左右的話,珍得工作到八十幾歲。珍比傑克多了三十年壽命,不過卻整整比傑克多工作二十年。新選項:多階段人生暫離職場、充實新技能時間將增加本書的分析顯示,壽命延長時,多數人別無選擇,不得不工作久一點,而且不是多工作一、兩年就足夠,得像珍一樣多工作個十年以上。當「退休年數」接近「總工作年數」的一半時,不拉長工作年數,很難累積足夠的退休金。要工作那麼多年,想到就覺得人生無望、累死人了。不過,這個結論讓人興趣缺缺的原因在於:我們單純用過去推論未來,假設工作階段很長的人生架構,是套用了傳統三階段式的生活模式。如果我們發揮創意,遠離三階段模型,新選項會更誘人。珍如果要配合就業市場,一生中必須要有暫離職場的時刻,才有辦法挪出時間學習新技能,擁抱新科技。由於珍得重新接受教育,她的人生將從傳統的三階段模式,變成多重階段模式。這是向三階段式人生「說拜拜」的大好機會。我們要重新打造人生,讓長壽變成帶來活力、創意與樂趣的禮物。…閱讀全文

替百年壽命做準備,必學管理友誼、知識 除了養老金,你更該存無形資產

當壽命超過百歲,未來的生活將不會單純分為三階段,而是多重階段。人將擁有兩段或三段不同的職業生涯:在其中一段,努力賺最多的錢,每週工作最長的天數與時數;在其他階段,則平衡工作與家庭生活,工作即生活,不必被迫在工作與生活中二擇一。三階段式的人生,主要有兩個過渡期:從求學轉換到就業,再從就業轉換到退休生活。多重階段則帶來更多過渡期。更多的過渡期、更多的人生階段,意味著我們得積極投資人生,轉換自己的身分,扮演新角色,而且人生不再有一定的步驟與順序後,許多事也不再依照年齡決定。這也是為什麼長壽時代,「我是誰」很重要,不斷反思自我的本質,才能應對多重階段的人生規畫。各位或許不曾把友誼、知識、健康視為「資產」,然而在替百年壽命做準備時,除了財務健全,無形資產是很重要的概念,我們過長壽生活時,會碰上「資產管理」這個重大任務。無形資產,本書依據長壽這個主題,分成三大類:第一類:生產資產(productive assets)。此類資產可以協助個人提升生產力,事業成功,知識技能顯然是這個類別底下的重要資產。第二類:活力資產(vitality assets)。與身心健康和幸福有關,包括友誼、正向的家庭與配偶關係及個人健康。長壽研究顯示,擁有大量活力的資產是美好生活的關鍵。第三類:轉型資產(transformational assets)。指的是人們對於自我的認知,以及運用人脈與展開新生活的能力。生產資產》知識與人脈除了運用專業技能,還能彼此分享最明顯的「生產資產」是我們在一段時間內累積的知識技能。如果要過有生產力的長壽生活,投資知識與技能是第一要務。然而,如同投資顧問指出:「過去績效不代表未來績效,」教育的投資報酬率也可能碰上轉捩點。當人人壽命延長到一百歲時,事業早期學到的專門知識不太可能終身受用,整體來講,有三個關鍵領域的教育、學習與發展,可以支撐我們的事業:一、培養點子與創意;二、人際關係能力(human skills)與同理心;以及三、可以帶著走的一般核心技能,例如隨機應變的能力。此外,教育內容改變的同時,學習方式也在改變,「體驗式學習」(experiential learning)興起尤其引人注目。體驗式學習是指教科書與課堂之外的學習,從做中學。體驗式學習越來越重要的部分原因在於:網路和線上學習讓人輕鬆就能取得知識,因此一個人能夠勝過其他人,不是因為這個人擁有某個知識,而是擁有使用這個知識的經驗。人際網絡與人際關係也是重要的生產資產,也就是所謂的「專業社會資本」(professional social capital)。其關鍵在於擁有小型的同事合作網絡,而且彼此信任,情誼深厚。有了這樣的網絡後,就能輕鬆分享同領域的技能與專業,成為彼此事業上的後盾。本書作者林達研究「合作」這個主題後,提出「社群團隊」(posse)的概念。「社群團隊」是指親密的專業人士組成的網絡。「社群團隊」是怎麼來的?「社群團隊」和許多社會資本一樣,都需要時間。各位如果準備好與擁有相似知識技能的人長期培養關係,而且願意花時間進行面對面的討論,在團結一心的時刻,深度的專業知識分享自然會發生。活力資產》健康和幸福感大腦像肌肉,勤鍛鍊就不退化身心健康與心理幸福感(psychological well-being)是非常重要的無形資產,能使我們快樂、帶來滿足感,還使我們奮發向上,以正面態度過生活。沒得談,健康第一。而且最重要的,或許是我們必須維持健康又有活力的大腦。研究顯示,約三分之一的心智衰退,與基因遺傳有關,其餘的則與生活方式息息相關:每日從事的活動、社區參與、良好的人際關係、體適能與飲食,都影響著大腦。直到近日,一般仍認為人類老化時腦細胞會死亡,也因此老年人有時記憶力不佳,腦筋也沒年輕時靈光。不過近日的研究有不同看法,最新概念是「新可塑性」(neoplasticity),也就是大腦比較像肌肉,不斷使用的話,將改變大腦的運作,還能促成修復。體能鍛鍊也是避免心智衰退的重要因素。實際原因目前尚不清楚(腦部因而獲得更多供氧,或是刺激了生長激素),不過數項研究顯示,運動的確很重要。志同道合的團體除了帶來專業社會資本,正面的朋友網絡讓我們健康又快樂,也得以累積活力資產。轉型資產》反思與實做拓展網絡,新機會多來自朋友的朋友心理學家與社會學家深入探討人們如何成功轉換,發現有三個共通的轉型元素。第一,過渡期要成功,人們得對自己具有一定的認識,包括自己現在是誰,以及在未來會是什麼樣的人。社會學家安東尼.紀登斯(Anthony Giddens)稱為「反思計畫」,也就是不斷反省過去、現在與未來,反思時需要「自我知識」。第二,觀察過渡期的學者發現,過渡期的人在過程中會接觸新社群,原本就擁有「動態/多元網絡」的人,比較容易順利度過轉型期。有網絡的人,有辦法看到別人是怎麼做的,知道自己可以在社會上成為什麼樣的人。第三,過渡期不是被動的體驗。心理教授伊巴拉說得好,人們不是靠「用想的」改變,而是靠「用做的」。願意體驗新事物的人格特質,可讓自己善加利用轉型資產。主動打造轉型資產的人,不僅接收新資訊,還改變對自己、對世界的看法。心理學家羅伯特.凱根(Robert Kegan)表示,人們有辦法退一步反省一件事並做出決定時,就會出現轉變。此時,人們不只改變行為、感受,還改變自己認識事物的方式。轉型要能成功,必然得轉換觀點。我們開始與更寬廣、更多元的網絡互動時,觀點就會產生變化。因此,轉型不會發生在孤立狀態,一般也不會發生在同一群朋友中。我們建立新的人際關係時,不可避免得放掉某些舊關係,此時放手是關鍵,因為和我們最親的人,也是最可能妨礙我們轉型的人,而不是協助。多元的新網絡,不太可能發生在「情感支持關係網絡」中,因為這種網絡都太小(也因此多元性不足)、同質性太強,更大型、更多元的友誼與夥伴網絡,才能提供多元性。馬克.格蘭諾維特(Mark Granovetter)的重要研究則發現,我們不是透過朋友(社會學者稱為「強連結(strong ties)」)聽說新機會,而是透過「弱連結」(weak ties),也就是朋友的朋友。原因是朋友圈中有太多「冗餘資訊」,大家知道的事都一樣。然而,網絡延伸至不熟的人時,就有機會接觸到新鮮資訊。…閱讀全文

忘記對方名字怎麼辦?吃完飯刀叉如何擺? 禮儀女王教你 不尷尬的商業社交

與人第一次見面該如何打招呼?社交場合該如何應對,可以讓自己不窘迫,別人又很舒適?到國外參加宴會,用餐的細節有哪些需要注意?在數位時代,懂得正確的人際關係應對,能夠有不失禮的技術,可以為個人競爭力大加分。知名女星麗芙.泰勒(Liv Tyler)與她的外婆,美國禮儀女王桃樂希雅.強森(Dorothea Johnson)共同著作的《不失禮的技術》(Modern Manners: Tools to Take You to the Top),對於今日個人所要面對的各種場合該有的禮儀,給了非常實用的觀念與指點。《商業周刊》特別搶先摘錄其中重點章節供讀者參考:介紹時,要先引介誰?在今日的商業與社交場合,只要有人介紹他人給你,都應該起身微笑,與對方握手,以自然的態度應對。商業禮儀與社交禮儀的不同之處,在於前者必須弄清楚當事人職位的高低。在商業場合中,該將誰介紹給誰,取決於職位高低。原則是以職位高低論,與性別或年紀無關。在任何商業場合,都應將職位低者引介給職位高者。用英文介紹時尤其要注意,先說出職位或地位高者的名字,再將其他人介紹給他。為了避免弄錯,可以說Id like to introduce to you...(我想為您介紹……)千萬不要說Id like you to meet...(我想讓你認識……),後者並非標準語法,只有私下閒聊等非正式場合,才能這麼說。國際外交禮儀根據國際外交禮儀,遇到國家元首、皇室成員、外交使節、教會顯要時,不論其性別,都應先將其他人引介或介紹給他們。想主動為政府官員引介某人時,標準開頭句型為:「請讓我(為您)引介/介紹(May I present to you?)。」忘記姓名該怎麼辦忘記他人姓名的經驗,人人都有,有時太嚴重的話,記人名彷彿變成清醒時的惡夢。這時你必須採取行動,設法剷除心中的恐懼,即使想不起眼前這個認識的人叫什麼名字,也要硬著頭皮伸出手來,向對方自我介紹。正確的方式:冷靜承認自己想不起他的名字。你可以說「很高興再見到你,只是我怎麼都想不起你的名字。」假如對方一時意會不過來,就直接請對方告知姓名。不正確的方式:「不記得我了對吧?」(You dont remember me, do you?)這句話帶有責備的口吻,頗傷感情。「我忘了你的名字。」(Ive forgotten your name.)這句話有另一層意思:對方不值得你記得,或是你對這人毫不在意。用餐前,怎麼找位入座?就座前,先看清楚餐桌上的名牌。許多商業和社交場合中,用餐人數若超過六人,餐桌上通常會擺放名牌,方便客人入座。名牌通常擺在餐巾正中央或服務盤的上方,客人不應自行更換座位。餐桌上若沒有擺放名牌,先站著等候帶位。就座與離席準備就座或起身離席時,最正確的方式是從椅子的右側(椅子的左右側,從椅子的後方判斷)坐下或離開。入座時,走到椅子的右側,讓身體的左側先坐下;起身時,椅子先往後推,從右側起身,並將椅子推回餐桌下方。為何要從右側?自古以來,餐桌的主位都在右側,而且多數人的慣用手是右手。男士拉開其右側的椅子請女士就座,替她推好椅子之後,便能直接自椅子的右側落座,這時若刻意繞到左側再坐下,顯得不合理且多此一舉。用餐禁忌無論是正式或非正式聚會,都不可將個人物品放在餐桌上,手機、眼鏡(盒)、鑰匙等,通通不行(即便是全球最美的水晶晚宴包也不行)。工作餐會是唯一的例外,因為用餐完畢會直接在桌上說公事。用餐時,宴會包應放在膝上,用餐巾蓋住。大型包包等物品,則應放在身旁牆角的椅子上,若沒有空椅子,就把東西放在腳邊,包包不可掛在椅背上,以免妨礙服務生做事。用餐時,如何取用餐具?餐桌擺設就像地圖,餐具的多寡,取決於餐點的數量。餐具的使用順序,有個簡單好記的規則:由外而內逐一取用。玻璃器皿玻璃器皿依使用的順序擺放,置於餐桌右側,湯匙和刀子前方。這個位置很符合人體工學,因為多數人是右撇子。玻璃杯用完後應盡量擺回原位。即便你是左撇子,也盡量不要將玻璃杯移到左側,因為這樣可能侵犯到你左邊用餐者的餐具擺放空間。不想喝酒的話,只要在服務生或侍酒師走近時,以指尖輕碰杯口即可,千萬不要整個手掌蓋住杯口,或將杯子倒放。餐巾折疊好的大型餐巾可能會放在餐桌擺設的左側(在歐洲,餐巾常放在右側)。有服務盤的話,餐巾會放在盤上。若有主人招呼,應等主人拿起餐巾後,你再跟著拿起餐巾鋪在腿上。席間沒有主人的話,就等兩、三個人就座之後,再拿起餐巾。大餐巾對折後,折疊處朝向自己,小餐巾則整塊攤開,放在腿上。在許多高級餐廳中,服務生會替你把餐巾鋪在腿上。用餐期間若要暫時離席,餐巾隨意放在椅子上即可。除非用餐完畢,準備離開,否則不可將餐巾放在餐桌上。抓住餐巾的中央處拿起,隨意放在餐盤的左側,倘若餐盤已收走,就直接放在餐桌上。用餐時,手該放哪裡以歐式用餐標準,雙手都要放在餐桌上,不可放在腿上(此傳統可回溯至遠古時代,當時人們害怕有人會手持武器藏在餐桌底下而有此規定)。手腕靠在桌緣,但手肘或前臂絕對不能放在桌上。未吃完時的刀叉擺法吃到一半想拿餐巾擦拭或拿杯子喝飲料時,應以倒V交叉的方式,將刀叉放在餐盤上:叉齒朝下,蓋在刀子上方,叉齒指向兩點鐘方向,叉柄指向八點,刀尖指向十點,刀柄指向四點,刀口朝內,面向叉子。吃完一道菜後的刀叉擺法一道菜食用完畢,將刀叉平行放在餐盤上,刀柄和叉柄指向四點,刀尖和叉齒指向十點,叉齒朝上,刀口朝內,面向叉子。…閱讀全文

專訪麗芙泰勒》這樣做,讓你社交場合不緊張 一次主動打招呼 她爭取到夢幻戲約

從一位跟在外婆身邊的小女孩,成長為知名影星,小時候從外婆身上所學習的禮儀,怎麼影響麗芙.泰勒(Liv Tyler)?從她接受《商業周刊》專訪所談的故事,可以看到非常簡單的小動作如問候,也足以影響一個人的成功。以下是泰勒訪談內容:《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身為禮儀女王的外孫女,妳自己對於禮儀在今日世代的定義是什麼?泰勒答(以下簡稱答):我認為今日的定義與過去並沒有什麼不同。禮儀的核心在於透過合宜的行為舉止,向他人表達尊重與體貼。無論是工作的場合或社交場合,這個核心價值都沒有改變。問:關於禮儀,在妳外婆對妳的各樣教導中,妳認為最重要的三件事情是什麼?答:一、 寧可知而不用,也不要用時不知。二、與人會面時,站起來迎接,握手、注視對方。這顯示你尊重她(他),也尊重自己。三、永遠選擇生活中高標準的那條路,因為低標之路,無法讓你與眾不同。七歲,被服務生淋了一盤冰……外婆用優雅取代咆哮,教會她尊重問:書上妳有提到,在妳小時候,妳外婆總是會用故事而非刻板的教條來幫助妳了解良好禮儀是怎麼回事。妳可以分享一個影響妳至今,永遠難忘的故事嗎?答:我想分享一個我小時候真實的故事。那年我七歲,我外婆帶我去一家墨西哥餐廳吃飯,在快吃完的時候,忙碌的侍者快步端來甜點,卻一個腳滑,把他肩頭上那一大盤冰淇淋倒在我頭上。我嚇到說不出話來。 我永遠記得我外婆是如何處理這個場面的:她冷靜又優雅的注視我,對我說:「麗芙,妳沒事。」然後她轉頭對侍者說:「沒關係,只是個意外。」那位侍者很害怕,一直不停的道歉,我外婆也不斷的安慰他:「只是個意外,意外總是會有的。」她的慈善給我很大的學習。人們常會對餐廳服務生所犯的錯誤不假辭色。雖然當場我自己感覺很尷尬又有點被嚇到,但我也能感受到那位侍者非常擔憂害怕,而外婆對待他的方式,讓我學到如何才是對人真正的尊重。現在,如果在餐廳發生類似的事情,我總是會記得那一堂冰淇淋在我頭上的課。十八歲,首次見到湯姆漢克……她起身握手,讓對方印象深刻問:妳從小接受的禮儀教育,對於妳的事業帶來什麼樣具體的幫助?答:我第一個想到我十八歲的時候,湯姆.漢克(Tom Hanks)執導(並演出)一部片子《擋不住的奇蹟》(That Thing You Do)。因為外婆的教導,讓我在裡面也得到一個角色。記得第一次與漢克見面,我先在他辦公室外面的接待室,等候他請我進去。當他走進接待室時,我站起來,伸出我的手,然後說:「哈囉,漢克先生,很高興見到你。」他當時沒有特別說什麼,我們進了他的辦公室,在桌前對坐,一起對腳本。當場沒有其他工作人員,也沒有攝影機,只有我們兩人演練腳本。當《擋不住的奇蹟》殺青,首映會之後漢克接受訪問,他提到了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情境,告訴記者說:「被一個年輕女孩站起來迎接、握手問好,我簡直樂暈了。」我做的只是外婆一直教導我的事情。我相信、也經驗到,只要願意花心思在與人第一次見面時,好好跟人打招呼,一定會給對方帶來不一樣的感受。問:妳總是很知道怎麼做嗎?會有不知所措的時候嗎?答:最近,我在紐約出席了一個大型正式場合。那一晚,我腳踩高跟鞋,身穿漂亮(卻緊得不得了)的高級訂製禮服,連呼吸都有困難。當我在擺飾典雅的餐桌前坐下時,發現身旁全是高貴優雅之人,瞬間緊張了起來。我低頭看著擺放整齊的餐具,心跳加快,心想:「天哪!這些叉子該怎麼用?我的麵包盤是哪一個?」我閉上眼睛,默想外婆說過的話,深吸一口氣後告訴自己:我可以的,我已經參加過無數次了,沒問題的。當下,外婆給我的訓練全都回來了,就像開啟自動導航般,我開始放鬆的享受美好的夜晚,有自信可以跟隔壁男士聊得很愉快,也不會誤拿他的麵包。問:妳的外婆給妳非常好的禮儀教育。那妳自己又是如何在這方面教育小孩?答:我就是給示範,因為父母是兒女的模範,我的行為表現會被他們學習與模仿。我希望他們學習到的是我對人的善意、貼心、尊重與禮貌。問:做為一個名人,在公開場合,妳如何在對人親切熱絡,以及保有私人空間這兩件事情上取得平衡?答:不管是在正式場合或輕鬆隨意的時候,我會用溫暖的問候來建立跟人的關係,也用肢體語言(如視線的接觸)表達對他們的關注。短暫的問候之後,我會轉移去問候另一個人,藉著這樣的轉換,也可以保持一些個人的空間。問:妳曾說自己是個害羞的人。妳有何秘方可以讓自己在社交場合舉止合宜又自在?答:社交場合總是讓人緊繃,不要說害羞的人會緊張,其實連不害羞的人也可能會不自在。我外婆教我的方法很簡單,就是練習握手。參加正式的社交宴會前,在鏡子前面,或者找個好朋友,練習握手、介紹自己、講幾句問候的話。多練習幾次就會增加自信與自在感。…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