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年農曆年前,中國往香港的關口,出現了一群群台商,他們不告而別,拋下工廠與員工,踏上返鄉歸路,掀起了海峽開放二十多年來,最大的一次台商遷徙;昔日台商的逐夢天堂,已經變成了殘酷戰場。

「安ㄋㄟ走轉來台灣,阮心內嘛是掙扎真久,才落決心……。」今年四十出頭的台商陳老闆談起棄守中國工廠,逃回台灣的決定,嘆了一口氣。剛說完,泡茶矮桌旁的開水壺的水正好滾開來,嗚嗚的笛聲一聲比一聲急促,呼應著主人遲遲未能平復的心情。

四月十四日,記者來到台南近郊的從事鏡框加工業陳老闆家中。三層樓的透天厝,一樓原本是陳太太經營護膚紋眉八坪店面,現在,成為地上堆滿眼鏡半成品的客廳工廠。

今年農曆年前,陳老闆兩兄弟丟下中國東莞價值新台幣一千五百萬元的機器設備和上千萬待加工的原料、一百五十多個中國工人,兩人先後「逃回」台灣。七年心血放水流,陳老闆想起來還是捨不得。

他,七年前前進東莞 
一年大賺三成,以為找到事業第二春


一邊把茶壺中蜷曲的茶葉渣倒出來,陳老闆一邊感嘆:「人說留底台灣等死,去中國赴死,阮這擺真正係去赴死ㄟ(台語:留在台灣等死,去中國赴死,我這次真的是去死的)。

七年前,陳老闆在考察中國市場三年後,配合的上游眼鏡廠紛紛到廣東東莞設廠,在台灣眼鏡加工業打滾十六年的兄弟倆帶著積蓄到中國創業設廠。一開始獲利還算豐厚,約新台幣三千五百萬元的投資額,光在二○○三年這一年,就大賺一千五百萬元,有近三成的獲利率,工廠最忙的時候請了兩百個中國勞工。兄弟倆以為,終於在對岸覓得事業第二春。

但好景不常,七年來,當地的投資條件持續不斷惡化。

先是二○○四年之後,由於外資大量湧進,東莞開始出現缺工潮,勞力供給缺口越來越大,工資跟著水漲船高。陳老闆用的工人,工資從七年前的月薪人民幣三百八十元(約合新台幣一千六百元),到今年初漲幅達三.五倍。外加的保險、伙食與住宿費等雜支也因物價上漲增加至少四成。

更要命的是,三年前人民幣實施匯改以來,迄今已大幅升值一五%。對屬加工外銷形態的台商來說,每一道考驗都直接侵蝕獲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