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世界上,如果有一個人和你同名同姓,你會有什麼感覺?又如果這個人,也和你有一樣的專長,和你做類似的事,讓人誤以為你就是他,他就是你,你會怎樣?

最近我就遇到這樣的狀況,大陸知名的《費加羅》(FIGARO)雜誌寫信來,希望能夠轉載「我」於去年(二○一一年)出版的兩本書中的文章,這讓我滿頭霧水。我今年在中國大陸並沒有出版新書,雖然在去年以前,我已在大陸出版了《自慢》系列的一至四集,但應不至於有這樣的誤會。

詳細追問之後,確實有一個「何飛鵬」,在中國大陸也出版了兩本書,書的內容主題,與我出書的類型相似,所以這家雜誌社誤以為這兩本也是我出版的書籍,才不遠千里的找上我。

基於好奇,我請大陸的同事,上網買了這兩本書,迫不及待的我想認識一下另一個「何飛鵬」。

當我拿到書之後,我急著找「編者」簡介,書上署名是「何飛鵬」編著,但書上對這個與我同名同姓同專業的人,卻沒有任何一字一句的說明,我無法得到任何訊息。

不得已,我只好從內容上尋找可能的線索,兩本書談的都是工作、職場、經營、管理,正好和我這些年來所寫的文章極為相似。再進一步仔細閱讀,連寫作的筆調都很像 。

這些年我寫的都是工作上、人生上的老生常談,通常都是從我親身經歷的一個故事、場景、劇情開始,再進一步闡述我的想法與體悟。每一本書通常包括幾十篇文章,用一個主題貫穿全書。

有趣的是,這個未曾謀面的「何飛鵬」,兩本書也是用同樣的架構,同樣的行文寫作。唯一的差異是,書中每一篇文章的劇情,都是引述歷史,引述其他名人,或是寓言,或是網路上已在流傳的故事。除了這個編者不是我之外,筆觸、寫法都像是我,這就是為什麼會引起誤會的原因。

我不敢妄加臆測為什麼會有如此的巧合?無奇不有的大陸說不定就真的有一個叫「何飛鵬」的人,和我有著一樣的喜好與專長,也寫了類似的書。如果真的是這樣,我非常想和這位「何飛鵬」見面一敘,如此有緣、如此湊巧,若有幸能夠促膝長談,豈非美事一樁。

當然,也可能這位「何飛鵬」只是一個作者的筆名,正好用了和我一模一樣的名字。由於我的姓名是父母所賜,無法更改,而且已經用了一甲子,否則我還真想改名,以免我粗陋的文章,辱沒了「何飛鵬」的才氣。

大陸的出版同業揶揄我,「何先生你出名了,代表你的書好賣,才有人會模仿你。」聽了這話,我五味雜陳,出版是多麼神聖的行業,這一向是我的驕傲,但如果有人用這種方法做出版,我會很難過。

我想起大陸書法大師——啟功先生的故事:有人拿了署名啟功的書法,請啟功先生辨明真偽,啟功通常會說:「這字寫得比我好多了,」我也要向所有的讀者告白:這個「何飛鵬」出的兩本書,內容寫得比我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