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小時訪談中,輝達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黃仁勳重複說了十五次的「獨特」(unique)、十次「天賦」(gifted),這正是輝達(Nvidia)能跑在科技最前線,獲取華爾街目光的秘密。

小檔案_黃仁勳

黃仁勳
出生:一九六三年
學歷:史丹佛大學電機碩士
經歷:超微工程師
現職:輝達共同創辦人既執行長

這位下一輪科技盛世背後的霸主,在台北舉辦GTC(技術)大會期間,接受《商業周刊》獨家專訪。

他一再強調,如果你是一間有才華、有天賦的公司,那你不能浪費這份潛能,「要做只有你做得到、而別人做不來的事,」如果別人也能做到,就讓別人做。

講到激動時,他甚至會手握拳,捶自己左胸心臟位置,強調領導者做決策時,不必怕輸,不必怕失去權力或面子,「只要對得起自己,即使失敗了,也不會失去信任,」「唯有當你欺騙自己、不肯承認錯誤,才會失去人們信任。」

究竟一間繪圖晶片公司,擁有什麼DNA,能成為全球一流軟硬體科技公司的軍火庫?以下是專訪紀要。

好奇心,帶他提前跨足尖端領域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為什麼早在六年前,你就有勇氣帶領輝達布局人工智慧、自動駕駛等,當時並不熱門的領域?

黃仁勳答(以下簡稱答):與其說勇氣,不如說是好奇心。要成功,你得擁有高度的好奇心,要一直問:如果這樣做,是不是會變得很棒、很令人驚嘆、很美妙?這是一種想像未來的方式。

與其說(領先布局)是一種受苦、掙扎的過程,這其實更像在玩,你要像個孩子般看世界,不要變得犬儒。

問:當時你怎麼想?為何認為這是未來?

答:當我第一次認識深度學習(編按:人工智慧的次領域)研究者,向我解釋這套系統的未來,你可以想像,這會是很有潛力的技術。就像你第一次認識一個小孩,你會馬上察覺,這個小孩有潛能。

我的第一個想法是,如果我們持續往這方向研究,有一天會非常驚人。第二個想法是,我們可以為人工智慧增添許多價值,做出很大的貢獻。

要成功,你得擁有高度好奇心,要像個孩子般看世界,不要變得犬儒。

問:你可以在這個戰場上發揮優勢?

答:沒錯!

轉舵時,領導人得讓員工理解願景

問:六年前你將輝達重新定義為人工智慧運算公司,不再只是繪圖晶片公司,這過程經歷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答:要改變一間公司的方向很難,包括員工、你自己、客戶,都會驅使你往舊的方向走。就像一條河,在原先的河道上湍流非常快速,要改變水流的方向,是非常困難的。

你只能每天、每天,一點、一點的改變,每天說關於新的方向、新的未來的故事,就像傳道一樣,每天我都試著說服我的公司。因為這不只是命令,而是你得描繪出新的未來。

問:在管理層次,什麼是最難的?是改變心態嗎?還是如何在新舊事業間配置資源?

答:形隨意轉(body follows the mind),改變心態最重要,心態改了,其他事都只是管理實務。告訴員工這個多做一點、那個少做一點,這很簡單;但要激發人心,讓人們願意相信你所想的、相信你的心,很難。

問:你很有領袖魅力,應該很容易取得員工信任吧?

答:這其實不是信任。他們信任我,但他們未必能理解。首先必須理解,其次才是相信,這攸關我怎麼去描繪願景,讓每個人都可以往那方向前進。

問:你怎麼讓員工理解?是用E-mail嗎?口語溝通嗎?

答:各種方法,不管是出現新的事證,或有關人工智慧的成功故事,或公司內有任何小小進展,我都得表揚、慶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