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調查工具機產業現況時,有一個名字不斷被產業大老提及,它叫「麗馳」,一家沒掛牌上市的公司,卻是同業眼中的明星。

近三年,別人年營收砍半,它卻翻倍。「麗馳這幾年的表現很好,」不只台中精機董事長黃明和這麼說,上銀董事長卓永財也強調:「麗馳新研發的高階五軸加工機,有實力與德、日大廠一拚。」工具機公會秘書長黃建中則認為,麗馳是「現在罕見能從中國手中搶到訂單的台商代表。」

為何它能讓大咖也嘖嘖稱奇?循線拜訪,我們發現一個被麗馳董事長胡偉華與高階主管稱為「Swiss eye」(瑞士眼)的歷練,正是麗馳今日能逆境致勝的秘密。

所謂的「Swiss eye」,說穿了就是躲進瑞士品牌大廠背後,甘願只當代工廠的過程。好處是,透過瑞士原廠國際眼光,對自家問題做全面體檢,與瑞士原廠更緊密的技術合作,也能提升生產流程與工藝技術。

相對付出的是:它生產的機台,必須放棄自己名字,讓別人貼牌出售賺取價差;同時為了不與客戶衝突,連該類機台市場也必須一起放棄。捨棄的不只是揚名國際的風光機會,利潤也相對較少。

甘願做隱形人,犧牲面子、銀子,怎麼看都不划算。因此,台灣有實力幫大廠代工的業者,多數以發展自有品牌為主,或是採取購併歐洲老廠,取得技術或品牌資源。幫國際工具機大廠代工,不只機會少,廠商意願也低,這讓麗馳的市場定位更顯特別。

放棄自有品牌,是因為:
「代工的品牌效應,比自有品牌大!」

故事要從十五年前談起。當年在全球精密模具市場、品牌知名度第一大的瑞士大廠,因為歐洲製造業成本過高問題,決定來台尋找代工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