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孩子受傷,家長的操心反讓他們只能懶洋洋的活者,
兒童人權之父:讓他尋找,只要不迷路;讓他往上爬,只要不摔落。

因為害怕孩子被死亡帶走,我們把孩子從生命的身邊帶開。因為不想要他們死掉,我們不允許他們活著。畢竟我們自己也是在那墮落無力、對未來的期待中被養大的,於是我們總是匆匆忙忙的趕往那個充滿了魔法的未來。懶惰的我們不想在今日尋找美麗的事物,而是努力準備明天早上的宴會:明天只會帶來美好的靈感。「要是他已經會走路、說話,那就好囉。」如果這不是對未來的歇斯底里期待,那它會是什麼?

他會走路,然後會撞到堅硬的橡木椅子的一角。他會說話,會每天翻來覆去的講一些無聊透頂的事。

別逼孩子一直期待未來

當明天總算來臨,我們又重新開始等待。因為這就是最基礎的概念:孩子現在不是,以後會是。現在不知道,以後會知道。現在不行,以後可以──強制他一直期待未來。

兒童和大人不一樣,他們的生命中缺乏了某些東西,而某些東西他們擁有的則比大人多。我們有付出努力認識他 們,創造一個環境,讓他們能生存其中、並且成熟長大嗎?

像是齒輪,攸關兒童生死的恐懼卡到對殘障的恐懼,對殘障的恐懼又卡到為了維持健康的必要清潔。禁止的履帶被放到新的齒輪上:連衣裙必須乾淨,現在重點不是頭上有沒有破洞,而是褲子有沒有破洞。

「不要跑,因為你會弄得全身是泥。不要跑,因為我頭痛。」(透過奔跑,孩子可以感覺到自己活著。)

這有如怪物的機器長年工作,就是為了粉碎孩子的意志、能量,把孩子的力量燒成灰,讓它冒出難聞的怪味。

為了明天,我們輕視孩子今天為何快樂、沮喪、驚訝、憤怒,也不在乎他在意什麼事。為 了那個他不明白、也不需要明白的明天,他生命中的許多歲月都被虛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