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柴火烹調食物,並不是個新發明,當我們被現代化廚房的各種低溫烹調設備炫惑時,這種最原始的料理方式,卻悄悄捲土重來。美國一些高級精緻的Fine Dining餐廳,開始擁抱柴火炙燒,他們用木柴生火,大費周章的改變廚房設備、烹調技法,以柴火直烤的方式,為高級餐廳裡的料理做了全新演繹,也讓混合著焦香、柴香的烤肉美味,不再只是BBQ的專利,或只是野外營火時的奢華確幸。

美國芝加哥餐廳Lena Brava,就是家完全不用瓦斯爐的餐廳,只靠木柴生火,再利用窯爐或烤架烹調食物,他們從美國境內各地的農場買進各種枯木木柴,如橡樹、胡桃木、蘋果樹及櫻桃樹等,充分利用大地資源。主廚Lisa Despres及Fred Despres甚至表示:「一旦開始用木柴生火烹調,就回不去了。」

名列世界前十的最佳餐廳,西班牙巴斯克自治區的Asador Etxebarri就是以木柴生火烹調的技術聞名,主廚Victor Arguinzoniz從小看著祖母以木柴料理食物,著迷於火烤烹調的他,甚至極其講究的用不同柴火烹調不同食材,冬青櫟木柔和香氣適合海鮮,肉類則用葡萄樹枝。

而這股柴燒新勢力,也在台灣燃起了火苗。不止在台北、台中都出現了柴香滋味,甚至遠在屏東的原住民部落裡,也有主廚為了那股特殊香氣,自製柴燒窯爐。除了獨特柴香,在熊熊的柴火下,這股新食潮又將為饕客們帶來什麼樣的味蕾驚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