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歐洲火藥庫現場,回到風平浪靜的台灣。我們不禁想問,台灣是否也可能步上極端化後塵?資策會調查中,台灣人最常使用的前五名App,都是社交軟體,占去滑手機八成時間。

不僅歐洲,台灣社群偏見變更激化

為了回答這個問題,我們蒐集三位不同世代網路見證者的意見,分別是社會運動者林祖儀、網路社會學家林宗弘、台灣最早的網路創業家詹宏志,三人不約而同做出相同的觀察:社群網站的同溫層效應,正在讓對立的意見越來越分歧,是台灣必須正視的警訊。

「臉書的強大,在於它的擴散力,」第一位是80後代表、網路監督平台沃草執行長林祖儀,做了十年的PTT(批踢踢)版主、擔任PTT臉書粉絲團團長,對網路的影響力感同身受。

「PTT沒有固定風向,是永遠的在野黨,」不管是哪位政治人物,在討論版上總是紅了又黑,黑了又紅,沒有永遠的明星。在鄉民的推文、噓文下,不實言論禁不起考驗,被反制淘汰。

「雖然PTT擅長累積討論,卻比不上臉書的擴散效應,」自從臉書開啟演算法,也讓沃草的傳播碰上瓶頸,「像我有兩千個好友,看得到的動態卻總是那幾個,」只有轉向與入口網站Yahoo! 奇摩合作、舉辦實體活動來拉抬曝光率。

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林祖儀也沒有缺席。但儘管太陽花學運靠著網路力量而生,弔詭的是,卻也無法倖免於網路流言的中傷。學運參與者常被形容成「一群難搞的憤青學生」,但台北大學社會系的調查顯示,學生只占樣本的56%,靜坐的參與者多元且分布廣泛,其實是一場全民的公民運動。

打破同溫層,了解、接納不同言論

印第安納大學網路科學研究所的最新研究發現,一則不實的流言,平均要花上13小時,網路上才會出現查證與其抗衡,而且流言的分享文章數,更是真相的十倍、百倍計。

「同溫層現象,全球各地都在發生,」第二位學術代表、中研院社會所副研究員林宗弘,從社會結構解釋網路極端化的成因。全球貿易使資本外移、工作減少,低薪或失業的年輕人,便將競爭壓力怪罪到外來的移民。

正因為社會存在著的不平等,失意者的火苗,才有機會被網路的偏見點燃。不論是日本奧姆真理教、台灣出現鄭捷隨機殺人,某種程度上,主嫌都是被排除在主流社會價值之外。因此要消除極端化的言論與行動,「還是在縮減貧富差距,消弭社會上的不平等。」

第三位網路趨勢專家詹宏志,則很有意識的,用自覺與自省,來掙脫同溫層的意見牢籠。

「在充滿陌生人的社群媒體裡,我們以為這就代表了社會,」詹宏志在去年的一場論壇中表示,我們讚許的觀點,不過是反映了所知與所思罷了。「我比較喜歡的文章,是挑戰了我或者挑釁了我,讓我坐立難安,必須要仔細去想,找出一個跟它對話、或對抗的方法。」

要打破同溫層,很困難,卻也別無他法,「就是走入實體世界,盡量結交跨越族群、異質性的朋友,」林宗弘說。「還是要面對面走入人群,才能做到真正的溝通,」林祖儀補充。

縱使台灣並未出現如歐洲般,籠罩極右與恐攻陰影,但若任由貧富差距擴大,社會不平等加劇,當不滿碰上煽動,憤怒就可能野火燎原。

「看法相同的人使我們得到安慰,而不同的人讓我們成長,」十九世紀美國政治家克拉克(Frank A. Clark)說。每個人都有義務澆熄火藥庫的引信,讓台灣邁向真正的多元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