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中,英國《金融時報》登出衣冠楚楚的金融家瓦尼(Hugo Varney)亮出手臂刺青的照片,標題是:刺青,將一種新形態肢體語言帶進職場。金融圈是作風最保守的行業,瓦尼的行徑似具挑戰意味。

但瓦尼反駁:「我不認為這是反文化的挑釁之舉。」《金融時報》也同意,他紋上羅馬歷史學家李維(Titus Livius)名言「羅馬人精神就是行動和堅忍」,絕對稱不上反文化,甚至頗激勵人心。

選對圖騰,有加分作用

《金融時報》打趣,如果時間倒退二十年,擁有牛津大學古典學文憑的瓦尼恐怕會是第一百零一位刺青的私募基金合夥人。不過,時代正在改變,研究職場刺青文化的大學講師汀明(Andrew Timming)說,顯眼的刺青若是傳達形象或精神,有時反而是助力,年輕求職者特別適用,因為組織預期他們更勇於承擔風險。

輿觀調查網(YouGov)去年民調結果顯示,在英國,近二○%成年人身上至少有一處刺青;在美國,十八至四十四歲成年人刺青高達三分之一,而且,除了知名藝人、運動員之外,銀行家、醫師及律師都榜上有名。

英國廣播公司(BBC)舉例,一位二十七歲女律師就在求職時主動告知資方刺青紀錄,「我知道,老同事和上司不一定『贊成』 ,但他們能理解,我的能力不和外表掛鉤。」她強調,部位與圖案也會影響雇主判斷,「如果是紋在手背上的骷顱頭,確實很難形塑良好的社會觀感。」

三十九歲的英國機械工程師協會主管貝絲特(Jenifer Baxter)臂膀紋了一隻大蝴蝶,雖然她深感自豪,但她二十二年來經常得走訪國會,必須用心良苦的不讓牠飛出來見客。「畢竟我代表組織,不能讓重要或敏感客戶被我的外表分心,甚至搞砸業務。」

就連為企業把關聘雇業務的人資部都開始調整心態。人資專家吉佛特(Jonny Gifford)評論:「我們生活在一個刺青平民化的時代,而且沒有任何停止跡象。若是這樣,那到底是會有什麼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