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一張全世界最愛頒布禁令國家的名單,俄羅斯不會缺席。

九月中,俄國大眾傳媒監督局(Roskomnadzor)宣布封鎖全球兩大成人網站Pornhub與YouPorn,用戶大罵政府「去死吧」,因為去年已經關掉十一個同性質網站。抱怨聲中,一項令人矚目的抗爭運動在臉書上展開,俄文#роспорнобзор,依照它的實際內容,可直譯為「不准看A片?那用念的吧」,由去年入選英國《衛報》莫斯科三十歲以下權力榜(30 under 30) 的媒體人丹尼爾.特拉彭(Daniel Trabun)發動。

丹尼爾邀請參與者對著鏡頭口述成人片劇情,他自己錄製的第一支影片,十二小時內衝破一萬次瀏覽,網友們迅速響應,甚至有人跑到街上朗讀,這個極具渲染力的軟性抗爭,除了俄羅斯媒體報導,也引起國際關注,包括每月擁有五十億次瀏覽量的美國新聞網站Buzzfeed以及英國著名次文化雜誌《Dazed&Confused》。

這是我們與丹尼爾在莫斯科進行採訪後才發生的事,他上傳影片當晚,我在台北透過臉書問他,只是單純抗議看不到A片嗎?他回答,「色情片只是手段,我想藉機凸顯俄羅斯人民長期以來的『失語』,不光是性,其他許多議題都是,我們就像這些網站一樣,被封鎖發言權。」

對他們「尋找性語言的嘗試」,俄羅斯社會學家Max Lyubavin深表讚賞。倫敦政經學院媒體與傳播博士研究生Gregory Asmolov,則稱審查制度反而激化新的成人片類型產生,參與者尋找解釋劇情的字彙,觀眾再轉化為腦海畫面,雙方共同為性幻想賦予新意,形成獨特的個人化情色。

這肯定是《alive》歷年專題中最極端的例子,但對於兩年前立下五年內站上國際舞台志願的丹尼爾來說,不過是朝目標再往前一步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