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到莫斯科,大家會說,一定要去紅場。
但這次整趟莫斯科行,從高級餐廳主廚到溜滑板的高中生,無論遇見什麼人,都把現在莫斯科必訪之處指向同一個地方——車庫當代美術館。

當代藝術有多熱?《紐約客》雜誌與英國《衛報》的權威藝評家傑森‧費拉格(Jason Farago)說,我們正進入二十一世紀末以來,最旺一波的美術館興建潮。

截至去年九月,就有紐約惠特尼博物館新館(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普拉達基金會米蘭展館(Fondazione Prada Milan)和洛杉磯布羅德當代美術館(Broad Museum)陸續開張。惠特尼是享有八十五年聲譽的老字號;繆西亞‧普拉達(Miuccia Prada)對當代藝術的影響力與她的設計齊名;洛杉磯則是美國西岸的藝術重鎮;而從未進入當代藝術核心的俄羅斯,卻能在同一時期,憑一座莫斯科車庫當代美術館(以下簡稱車美館),即在開幕三個月內,贏得大幅媒體版面,並入圍當今各大美術館趨之若鶩的文化指標先鋒獎(Leading Culture Destinations),名列二○一五年年度最佳新興文化景點(Best Emerging Cultural Destination of the Year)之一。

車美館之所以能夠一鳴驚人,首先得歸功於它的顯赫身世。車美館創辦人達莎‧祖可娃(Dasha Zhukova)的父親是俄國油業大亨,丈夫羅曼‧阿布拉莫維奇(Roman Abramovich)蟬聯二○○七、二○○八年《富比世》(Forbes)的俄羅斯首富、全球億萬富豪前二十強(編按:今年全球排名雖降至第一百五十一、俄羅斯排名第十三,個人資產淨值仍達八十二億美元,而全球排名第三百二十四名的川普,財產只有他的一半)。

阿布拉莫維奇與祖可娃交往後,開始對藝術產生興趣,不僅大量蒐購藝術品,更資助祖可娃於二○○八年在莫斯科成立車美館前身——車庫當代藝術文化中心(Garage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Culture),二○一二年,祖可娃宣布文化中心將移址至高爾基公園(Gorky Park),並委託雷姆‧庫哈斯(Rem Koolhaas)設計。消息一出立刻獲得關注,因為新館落成後將成為庫哈斯自一九七五年成立大都會建築事務所(OMA)以來,在莫斯科蓋的第一棟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