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如同一個大型的建築博物館,
擁有各個時期不同風格的建築,
尤其在蘇維埃意識形態看管之下所完成的建物,
更形塑了這個城市的特殊風格,
我們以十年為單位,從十棟建築看莫斯科的轉變。

1919年:第三國際塔
構成主義驚世之作

第三國際塔(Tatlin's Tower)是構成主義(編按:又名結構主義,發展於1913~1920年代,運用幾何抽象理念以及立體派雕塑的浮雕技法,甚至運用到懸掛物,對現代雕塑亦影響甚深。)推手塔特林的驚世之作。高400公尺,主要結構為鋼材與玻璃,螺旋狀中空的部分從上而下懸吊著圓柱體、圓錐體、立方體,繞著軸心分別以每天一周、每月一周與每年一周的速度轉動。用途為會議中心與無線電台,前所未見的大膽設計,被視為新時代精神的象徵。雖然第三國際塔最後因為技術問題未能實踐,卻鼓舞了同時代的建築師勇敢探索,而構成主義的觀念也影響了德國包浩斯的教學方向,為建築史上重要的思潮。

1928年:魯薩科夫工人俱樂部
重工業大國象徵

工人俱樂部是蘇聯政權的特有產物,在政府或商業公會主導之下,各地開始興建許多提供勞動階級休憩的場所,讓他們能暫時遠離擁擠的工廠與住所。其中最為著名的,是由建築師康斯坦丁‧梅爾尼科夫(Konstantin Melnikov)所設計的魯薩科夫工人俱樂部(Rusakov Workers' club),內部由地面層與三個突出的方塊空間組成,並配備可動式隔板,讓空間依實際需求更動大小,最多可容納1,200人;外觀像是一個以直角與對角線形成的巨型機械,像是反映蘇聯正在推動的重工業,而建築師本人以緊繃的肌肉形容之。

1929年:梅爾尼科夫自宅
菱形窗建築代表

梅爾尼科夫自宅(Melnikov House)是世界建築史上能見度最高的房子之一,由兩個圓柱體組成,共有60扇菱形窗框,絕大部分的窗戶集中在較高的圓柱體這一邊,菱形窗沿用他為巴黎世博會的蘇聯館設計。陽光從不同的方向進入屋內提供照明,之所以這樣設計,其中有一種說法,是能夠將光源控制成束狀,讓梅爾尼科夫在工作時手的影子不會遮住草圖。蘇聯時期所有建設以國家為主,一般房子可獲得的建材極為有限,在梅爾尼科夫的精心計算下,這棟建物以最經濟實惠的方式完成,除了木材與磚塊,還巧妙的使用了泥土和廢料,而且沒有大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