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始並沒有商品化的想法,只是試圖找尋改變農業現狀的方式。」我們坐在森林,不,應該說是充滿森林自然清香的台東璞草園生產基地內,滿心好奇於這個由中部小鎮,搬到更偏遠台東的企業,如何在幾乎不打廣告、沒有直營店的狀況下,成為日本遊客來台必買的伴手禮。誰知,面前這位身材瘦削、精神奕奕的中年男子,開口便給我們這麼個非典型答案。

脫下西裝回鄉種香草

他是許仁和,卓蘭客家子弟,早早北上打拚。有一回,看著老邁的父親背著高齡九十幾歲爺爺的身影,讓他決定放下白領高薪收入,回家接手果園經營也陪伴長輩。卸下西裝,捲袖耕種的他卻發現,土地早已傷痕累累,童年的螢火蟲消逝無蹤,好山好水瀰漫著各種農藥、化肥的刺鼻氣味,「水果要鮮甜、賣相佳、又要便宜,不使用農藥和肥料幾乎是不可能。」即便在安全用藥下,殘存的藥劑還是會污染河流與土地,破壞自然,更成為農人罹病的主因。

「以前爺爺務農時,總會告訴我『不好的東西不能拿出去賣』,到我父親這個年代變成『自己要吃的另外種』,我們這一代、下一代該怎麼辦?」面對當今農業生產一味迎合消費端的困境,讓他重新思索人與土地的關係,進而體悟到與其被動的等待消費者心態轉變,不如拿回生產主導權,從回復生產者的耕種觀念做起,讓農人可以用健康的方式耕作,並且獲得合理的收益,才能真正修復受傷的土地。

越雜亂越有生命力

但,什麼作物可以自然栽種又具有產值?許仁和憶起有一年到法國普羅旺斯的參訪經驗,驚嘆於不需要農藥與肥料,就能創造法國數百年香水龍頭地位的香草產業,「香草可能成為台灣無毒農業的新出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