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點摘要:
納斯托普將揮別樂高執行長寶座,他奉獻樂高12年,救回命在旦夕的企業,更將樂高推升至玩具龍頭地位。
他是樂高首位「外人執行長」,接手以來把關現金流量、裁撤國外據點,並致力提升生產力,最後才改造品牌。
樂高帝國如此龐大,他擔心官僚作風恐讓企業偏離常軌,增加找尋優秀人才、落實企業精神壓力。

2017年元旦,納斯托普(Jørgen Vig Knudstorp)正式揮別全球最大玩具製造商樂高(Lego)執行長寶座。商業史上,將命在旦夕的企業救回正軌的執行長不罕見,將一家如日中天的企業推升到龍頭地位就少一點。但是像納斯托普這樣奉獻十二年,接連達成上述兩項成就的執行長可謂鳳毛麟角。

他這樣救回樂高:
先求活後求穩,再求釋放潛能

歲末之際,《金融時報》趕在他轉任董事長之前,與他進行專訪,聽他娓娓道來如何先讓這家塑膠積木專賣商重返榮耀,然後再使勁一躍成為全球最賺錢的玩具商。最後,他還提點企業高層,管理手法必須與時俱進,不能墨守成規。

我們走進納斯托普的辦公室,四周盡是迪士尼城堡一類超大版樂高玩具組。這間辦公室位於樂高家鄉,丹麥的中部農業市鎮必倫(Billund)。他有一頭向上翹的短髮,為這位四十八歲中年大叔增添些許孩子氣的味道。小時候他想要的禮物是賽車,師長和工程師父母卻都告訴他:玩樂高更好。

但納斯托普不屬於天真浪漫派,他也把早年在諮詢顧問公司麥肯錫的專業歷練帶進樂高。他簡易描述2004年接手執行長以來各個階段的成長目標:先求活、後求穩、再求釋放潛能,接著加速前進,最後奮力一跳。講完後他馬上補上一句:「賣弄行話,真抱歉。」

他是樂高創辦人家族第一位外人執行長,當年媒體都已經替這家奄奄一息的企業寫好訃聞時,銜命務必保住一絲血脈。他嚴格把關現金流量、剝離主題公園、影音遊戲等非核心業務,然後大手筆縮減零件數量;他還裁撤國外據點,必倫再次成為樂高王國的指揮中心。

到了第二階段,他致力提升生產力,即把主要生產基地移往匈牙利、墨西哥,然後才著手提升產品辨識度,亦即擦亮品牌。前置工程大約耗費五年,直到2009-2011年的第三階段他才感覺成長扎實。「每次你看到一點成長,就會開始四處掩蓋問題。成長就好比在你的問題塗上一層糖衣。」

他憂心平均年營收高成長率:
成立二十人團隊,避染官僚習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