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近愛上了直播,倒不是覺得做為中年大叔的自己有什麼過人魅力,而是認為做為新的內容展現形式,直播的高互動性與高即時性,跟傳統圖文比起來,完全不可等量齊觀。

不到三個月的時間,我開播的地點從台北一○一、淡水,來到拉斯維加斯、漢堡市政廳、巴黎凱旋門;我樂意分享我的日常,我不再只有熟人圈的Facebook朋友,也結交許多網友以及「圍觀」我直播間的路人。我經營直播App,平台上有做公益活動的、捏黏土的、教孩子畫畫的,還有練琴、練舞、表演打鼓、打拳等各路人馬、各種才藝。

平台上也有為數眾多的高顏值正妹和超人氣帥哥,其中有一位「小潔」,有天來我們公司辦事,我遠遠看到美麗的她,從手機螢幕降落凡塵,我還想一本正經的清清喉嚨,要倚老賣老,希望這位妹妹多讀點書,不要沉迷直播,卻沒想到小潔落落大方分享她的創業故事,也讓想以貌取人的我對她感到五體投地。

原來她來自弱勢的單親家庭,母親是高雄的酒店經理,茹苦含辛呵護她成長。小潔也不負期待,從小到大一路功課優異,成為台大經濟系、政大國貿所高材生。為了家裡的經濟,她拒絕一般新鮮人的初階工作,一心創業,現在的她開了家網紅經紀公司,自己也成為網紅,月入數十萬元,旗下有多位超人氣網紅,而才華與顏值兼具,是她進用人才的標準,母親坎坷的人生,也成為她檢驗自己的一面鏡子。

只是小潔平時直播中kuso、搞笑在我心中留下了刻板印象,突然以「台大青創代表」的身分出現在我眼前,還真讓我跌破眼鏡。

我才發現,「網紅經濟」造就新媒體生態鏈的正循環,高學歷網美變成尋常。移動互聯網的迷人之處,就是讓世界變得扁平,人生更為公平,任何人只要善用創意與新媒體工具,加上本身的才華,就有可能塑造個人品牌,一夕暴紅。傳統媒體的式微,讓明星也只能提供日常,而素人卻可以擁有光芒。小潔挑戰命運,選擇創業,並且選對風口,利用新形態的社交平台,讓自己打開知名度,提供許多差異化的內容,這些都成為她成功創業的根基,也讓她人生逆轉勝的故事更令人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