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四大會計師事務所之一的資誠會計師事務所(PwC),在年初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公布「2017全球企業領袖調查報告」指出,企業領袖今年最擔心的事是經濟前景不明,只有29%相信今年全球景氣會改善。

哈佛大學講座教授、策略大師波特(Michael Porter)曾說:「競爭優勢向來誕生於壓力、挑戰和逆境」。追蹤美國新創公司的高夫曼創業活動指數(Kauffman Index of Entrepreneurial Activity)顯示,2009年經濟衰退最嚴重期間,新企業的創設率高於之前14年。

為何逆境反倒加速行動?商周集團執行長王文靜邀請兩位三月份「商周企業家俱樂部」客座教授——全球營收最大自行車集團、巨大機械前執行長羅祥安,及台灣首家歐美品牌授權生產的童裝業者、奇哥童裝創辦人陶傳正,在商周書房分享他們如何將逆境轉化成變革的契機,以下是對談摘要。

商周集團執行長王文靜問(以下簡稱王):今年環境很不好,根據《哈佛商業評論》分析,道瓊成分股中,有六成在經濟衰退時創業,可見逆境也是轉機。兩位生命中最大逆境是什麼?怎麼轉折的?

奇哥童裝創辦人陶傳正答(以下簡稱陶):我最大的逆境,當然是退票。

我39歲後的十年左右,都在還債,當時對人生的看法是:把債務還光就好,別的都不想。

講到這個就講到父親(編按:陶傳正父親陶子厚創辦國豐集團,全盛時期旗下超過三十家公司,被稱為山東幫大老)。我父親名聲不錯,但經營事業是失敗的,他總是開新工廠救舊工廠,做不好的又不願關掉;就我一個兒子,我不進去怎麼辦?

所有債務像滾雪球,滾到我39歲,我跟父親講我不要滾了,沒有未來!因為調進來的錢不是為了做生意,而是付高利貸的利息,我滿灰心的。

我沒辦法做,先退票吧(編按:1985年7月15日,為了讓負債止血,國豐公司宣布退票)。

退票就一天的工夫,大家(債權人)同意讓我們分期付款還債,10年還了15億,每一年就在想明年分期付款的錢要怎麼付,要賺多少錢還債。

我這輩子只做了一個小小的奇哥,其他都在關公司,把我父親開的公司一個個關掉,關到現在剩一個麵粉廠。

王:這期間有多苦?對你的意義是什麼?

陶:還債的那段歲月,我人生最苦。每天忙得不得了,回家就躺在床上,希望明天不要再醒;醒了,又是一堆事情。可是我也覺得滿充實的,因為每天又解決一些問題,人生就是不斷解決問題,才能繼續活下去。現在回想起來,人生最寶貴的經驗,就是那段時間。

王:聽起來你人生中最大的逆境,是最刻骨銘心、最精彩、最寶貴的?

陶:的確,這是我這輩子人生最精彩的時候,你看到了人性。我爸爸的同鄉、股東、最好的朋友,票子不見得容易收回來,但是你看長得像流氓的,竟然還可以談;很老實的也很難談,絕對不會還你,他搞不清楚狀況,只要錢。

有個債權人是個老兵,80幾歲,要人帶話給我,這幾十萬不急沒關係,你要顧著我一天給我三個饅頭,水我自己有,其他無所謂。一聽到這種話,(我)眼淚馬上掉下來,隔天想辦法也要湊80幾萬(還)給他。

王:你是台灣唯一的董事長演員,兩次入圍金鐘獎最佳男主角,沒有這段看盡人生冷暖,演戲會入木三分?

陶:跟演戲沒有直接關係,是跟我做出要演戲那個決定有關係。39到46歲在還債,差不多還了三分之二,忽然有人找我去演舞台劇,當時李立群在表演工作坊,第一劇團的第一男主角的角色要給我演,我這輩子不會再碰到第二次,馬上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