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有80年歷史的穀倉深處,飄來一抹暗香。「這是台灣自產的茉莉花茶,」為遊客奉茶的,是彰化花壇鄉農會的總幹事顧碧琪。

這股宜人香氣,不只存在農村鄉下,更越洋飄入歐洲。近兩年,花壇鄉農會生產的茉莉花茶接連拿下德國iF、紅點包裝設計獎,成為國內唯一同時拿下世界兩大設計獎的農會。

這朵茉莉花,也改變了小鎮的命運。

50年前,花壇鄉引進茉莉花種植,年產一百萬台斤的大小花苞,主要用於製作俗稱「香片」的茉莉花茶,暢銷海內外。農友李育茱回憶,當時一台斤鮮採花苞可以賣到80元,行情很俏,「種花兩年,就能賺進一分田。」

然而,六年前,當不到四十歲的顧碧琪接手總幹事時。這個茉莉花小鎮卻因為中國、越南等地廉價傾銷的競爭,行情一斤均價雖有120元,但扣除栽種成本、採收人工,幾無利潤,極盛時期近兩百公頃的花田,剩不到30公頃,幾無農特產品的經濟收入。

相較於玉山腳下的南投信義鄉農會,靠著加工梅子等產品,年運銷收入能突破億元,而花壇的茉莉花卻因噴灑大量農藥,讓採購者與觀光客卻步。

別人是努力替自己加分,花壇鄉的轉型,卻是從負分開始。改變的主事者顧碧琪擔心,如果小鎮再無生機,茉莉花故鄉的美名,會斷送在她這代人手裡。

小檔案_顧碧琪

出生:1973年
學歷:彰化師範大學會計學系企業高階管理碩士
經歷:彰化第六信用合作社會計、彰化縣花壇鄉農會推廣股長
現職:彰化縣花壇鄉農會總幹事
獲獎紀錄:2016年中華民國農會績優總幹事

她推無農藥
老農欺騙、父親示警打不退

她的第一步是,做出全台第一個不噴農藥的茉莉花茶。她找上中興大學、台中區農業改良場的專家,由農會推廣示範農田,拜託農民加入。然而,召開說明會時,儘管農友都是顧碧琪從小喊阿伯、阿嬸喊到長大的,但,「聽到要全程不使用農藥,人幾乎快走光,」花壇鄉農會主任柯鴻模說,連父親也對她說,「憨囝仔,按呢(這樣)種不起來啦,到時一定摘嘸花。」

四處碰壁,顧碧琪只能拜託農會員工的親戚加入契作。但產季來臨前,茉莉花苞被螟蛾幼蟲啃食,產量只剩傳統農法的五分之一,班員認為不敷成本「賺嘸錢」,紛紛鬧出走潮。

這讓她體悟到,光談願景不行,必須誘之以利。她運用農會的輔導機制,以高於市價約3倍的價格,保價收購茉莉花,才吸引到兩位認同理念的農友加入。當花季來臨,契作農友捧來潔白清香的花苞,原是歡喜收割的場景,卻在SGS檢驗報告出爐的那一刻,宣告是場騙局。

原來,一路接受農會提供免費有機資材的老農,為了增加產量在半夜偷偷噴藥,這不僅讓農會計畫的無毒茉莉花產量掛零,更讓顧碧琪的希望沉入谷底。「枉費農會給這麼好的條件,找專家學者來幫忙,卻被老農欺騙,總仔(指顧碧琪)只能氣在心裡。」農友小馬說。

花農們觀望又靠不住,顧碧琪決定以身作則,無償提供自家的二分田地,交由農友契作試種,收入歸後者全拿,終於產出第一批無毒茉莉花,產量約200台斤,「先證明安全農法可行,再來整合。」

她帶頭自製茶
二十四小時不睡,跪著學藝

只是有了無毒花,開發產品又是一個難關。以往的茉莉花用來加工薰製香片茶,被視為次等的窨製花茶,顧碧琪決定帶農會員工自製茉莉花茶,切入高價茶的市場。

「不會烘茶,她上山拜師學藝,」柯鴻模回憶,為了自製產品,農會團隊八人跑到杉林溪,在海拔1200公尺的茶園,學採摘一心二葉的高山茶,再到茶葉改良場學製茶技術,親自做給員工看。

「半夜在茶廠,跪在地上兩個多小時,就是為了學揉茶的技術,」柯鴻模說,製茶要花上24小時不能睡,農會員工們看到她「頂真」(台語:認真嚴謹)的態度,開始拖著上了年紀的身軀努力跟著學,閉關兩個月實驗,終於做出全台第一款無毒茉莉花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