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星期,聽到一個精彩的故事。

台灣能走到世界的品牌極少,捷安特是其一。去年退休的巨大機械執行長羅祥安,是捷安特腳踏車全球化的靈魂人物。最近,在「商周企業家俱樂部」以個案研討方式,分享他們全球布局中最艱難的一場戰役──美國。巨大當年由台中一家只有三十八人的小企業代工起家,被最大客戶抽單後,毅然轉型做品牌。他們先攻歐洲市場,再進軍美國,年年虧損,深陷泥淖,幾乎動搖國本。

這是血淋淋的過程,虧損到第八年,還不見起色,意氣風發的羅祥安像失去動力的船,漂浮在驚濤駭浪汪洋。累計虧損約三千萬美元,這不是一家中小企業能承受得起,股東們開始懷疑,是否做錯決定?這是羅祥安人生中最逆境的一段時間,他經常失眠,他孤單。但站在人前,還要展現自信。我安靜的坐在他旁邊,聽他敘述這段黑暗歲月。我能感覺到,他在黑夜汪洋中的孤單,這是每位執行長都有過的感受。

換掉一位總經理後再換、再換,最後他親自披掛上陣,擔任美國市場的第四任總經理,終於轉虧為盈。十年漫漫長路,這段勝利後來被報導於當時的商周。然而,三月四日在現場聽羅祥安現身說法,精彩尤勝。一位聽眾企業家站起來說,比他讀一年的EMBA還值回票價。

這段浴火重生,雖然時隔多年,但深刻彷彿昨日。讓羅祥安領悟到逆境的真諦,他很喜歡一句西方諺語:「When the going gets tough,the tough get going.」越艱困處境,越能歷練出強者。一如寒冬梅花,不經一番寒徹骨,哪得梅花撲鼻香。The Going指的是處境,兩度運用tough耐人尋味,中文還譯不出它的意境。

這句話,後來也成為麥克.道格拉斯主演的冒險電影《尼羅河寶石》的主題曲,由黑人歌手比利.歐迅(Billy Ocean)主唱。

身為主持人的我,在一次次的逆境對談中,是受益最多者。現在的經濟環境,黑天鵝滿天飛,考驗企業的經營能力,考驗誰能在逆境打仗。這關鍵不在智商指數(IQ)與情商指數(EQ)的高低,而是逆境商數(Adversity Quotient,AQ)。很幸運,這星期聽到一個深刻而精彩的故事,讓我又充飽電,繼續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