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戰地前線,一個簡易爆炸裝置「轟」的一聲爆炸,一顆大碎石,直朝不遠處一輛戰地越野車的擋風玻璃飛撲而去,恰巧擊中儀表板前的軍用電腦。所幸電腦這一擋,讓前座士兵免於傷亡,而它,除了外殼受損,竟還能運作如常。

這不是戰爭動作片,而是駐紮於阿富汗的荷蘭部隊,所經歷的真實情節;而故事中救了前線士兵一命的電腦,來自台灣的神基科技(簡稱神基)。

神基2016年全年合併營收約新台幣204億元,年增率約11%,在全球強固型工業電腦(編按:可在粉塵、極地、高溫等嚴苛環境使用的電腦,常用於國防、工業等特殊應用環境)市占率近20%,僅次於松下,全年每股稅後盈餘(EPS)上看3元。

果斷離場》當時營收1年掉百億
趁公司還有賺,扶正1%營收新品

這樣的成績,來自於神基10年前一場果斷的「大撤退」。

代價,是必須放掉一年約380億元的筆電代工營收;收穫,是營業毛利率從「毛三到四」攀升至25%,並從二線代工廠搖身一變成為全球第二大強固型電腦品牌。

「離場要有膽識,進場你就要有勇氣。」推動神基這場大撤退兼復活記的,是神基董事長黃明漢。

小檔案_黃明漢

出生:1959年
學歷:美國猶他州立大學電機碩士、台大電機系
經歷:神達電腦副總經理
現職:神基科技董事長
成績單:推動神基從二線筆電代工廠,轉型為全球第2大強固型電腦品牌

2007年,神基公布2006年財報,營收從380億元掉到280億元,EPS從2.79驟降至1.29元。時任神基總經理的黃明漢,心中警鈴大響。

「這是一個endless game(沒有終點的遊戲),」黃明漢這樣形容當時的筆電代工產業,但若這場遊戲不玩下去,一年300億元的代工營收,要全放嗎?黃明漢為此失眠了近兩個月。

他形容,那段日子就像是冬日早晨在被窩裡賴床一樣,晚10分鐘起床,只為享受多十分鐘的溫暖,「你原來的生意做得好好的,公司也沒有虧錢,反正我不轉型,日子也一樣在過啊!」

但是,「你終究還是要起床面對這些問題,溫度仍然是很低,」黃明漢笑說,「既然知道未來的經營前景是什麼樣子,趁公司還有餘力、仍有獲利的時候,應該及早做這個決定。」他的決定:要把占公司不到1%營收的強固型產品,發展成公司品牌。

拒留後路》無視大客戶跳腳
即便三分之一員工離職,也不回頭

確定離場後,黃明漢也離得很果決,毫不拖泥帶水。

取得母公司聯華神通集團董事長苗豐強和董事會同意的隔天,他就下令所有正在進行的代工專案全部喊停,讓客戶急得跳腳、員工錯愕不已。

骨牌效應來得快又急。

有的客戶喊著要提告,有的表示願意在價錢上「讓一下」,但無論如何威脅、利誘,黃明漢也斷然不回頭。

近三分之一的員工選擇離職。甚至有員工當面告訴他:「外面有公司在傳,黃明漢這樣搞,會把公司搞倒。」

黃明漢聽了只是笑笑,因為他知道,觀念一夕之間要改並不容易,他只能盡力扮演好「傳教士」的角色。

為什麼離場手段要如此「激烈」?「很多人跟我講過這個事情,你為什麼不能慢一點?你仍然可以開一、兩個新產品,繼續服務代工客人啊!」黃明漢分析,這時候,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不能讓內部有員工心存僥倖,這也是企業變革中最難的一個環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