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形塑了威士忌的風味?關鍵就在酒液蒸餾後須入木桶「熟成」。透過時間與木桶厚實酒體結構、為酒液披上色澤深淺的外衣,更賦予口感和香氣。蘇格蘭對威士忌的定義:熟成最低年限為三年,市售威士忌多(陳年)五年以上方有一定水準。但年份真是口感的絕對關鍵嗎?去年甫開張於台北錦州街巷弄的「溫柔鄉」店長Eddy,推薦來自印度和台灣的無年份威士忌,同是單一麥芽威士忌,卻破解年份迷思。

一般來說,市面常見的年份威士忌,以十、十二、十五、十七年為基準。高於二十一年,則可稱作高年份威士忌。一般既定印象是:因為酒液陳年時間較長,通常酒體也較穩定、口感相對滑順、不刺激。但這套由蘇格蘭所制定的標準,主因其地處高緯度,長年濕冷,年均溫約攝氏十度的環境,酒液與木桶的化學作用顯得漫長;一旦來到亞洲國家,在相對高溫條件下,時間不再是威士忌熟成的限制,反而成為祝福,縮短微醺的時光低標。

Eddy首先推薦來自印度的Amrut「紫金」單一麥芽威士忌。印度曾是英國殖民地,釀造威士忌的技術也完整留存。這瓶「紫金」是以印度西北旁遮普邦(Punjab)和拉賈斯坦邦(Rajasthan)兩個省分的大麥當原物料,是亞洲唯一一○○%使用當地大麥的威士忌,相當難得。由於印度氣溫較熱,熟成不若濕冷的蘇格蘭需要較長時間,且酒標上並不強調年份,它的酒體較輕、較為辣口,但卻有柑橘蜂蜜和熱帶水果風味的香氣,口感最顯著的豆蔻肉桂類風味,頗有印度帶給人「香料大國」的印象。

再多推薦一品?台灣在地的Omar屏雀中選,同樣是一款未強調年份的單一麥芽威士忌。這款台灣菸酒旗下的威士忌品牌,自二○○八年開始生產,從製造、口味研發、調製,堅持完全由台灣人主導,不以年份掛帥,卻在國外烈酒大賞同樣獲獎不斷。儘管Omar訴求自己的波本桶帶著花香,但不少專業品飲者卻認為:Omar的尾韻帶了茶的香氣。台灣茶一向在國際享譽有加,是為一大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