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兩年,政府裡出現了一群從網路「發跡」的年輕人。

對他們,媒體的稱呼有暴民、網軍、柯P軍師;在前行政院長毛治國口中,他們是「神級講師」。他們大多沒有傳統公務員的背景,卻因為有網路社群經驗、資訊科技技術,他們從「婉君」轉身一變,成了「公務員」。

從街頭應邀走進政府,從雲端落地公務體系,一張張公文、一場場會議間, 他們讓台電與社運團體面對面,舉辦黑客松,帶他們走出辦公室參訪新媒體。還推出公共預算的視覺化、八仙塵爆傷患搜尋系統、政府會議的直播等。

小檔案_黑客

黑客與駭客:英文都是Hackers,「黑客」通常指有建設性的破解既有架構、找出問題、創造解方的軟體開發者,黑客精神泛指各擁有相同思維的人,不限軟體工程師。「駭客」則以破壞居多。
黑客松(Hackathon):指眾人針對某種主題,在特定時間內共同協作。

改變,正在發生。破解現況、打造新工具的黑客精神,正在感染公務員。

她,幫衛福部官員上課
讓修法提案半年就獲處理

他們最早的嘗試,是兩年前,幫剛上任的行政院長毛治國、行政院副院長張善政「上課」。

時間回到2015年,新內閣上任後全力拚新氣象,喊出了Open data(開放資料)深化應用元年等口號。 「當時的氛圍是,(馬政府)最後一年了,大家想說可以試新東西。」綁著兩股辮子的羅佩琪,當時還是「病後人生」網站創辦人的身分。

當時26歲的她,站在行政院百位「長官們」面前解釋,說明上述網站,如何從各方彙整政府健檢、病人補助及醫療資訊,為台灣病人家屬提供一站式服務。

「然後,(衛福部)部長就找我到部內演講,要我來看看可不可以幹嘛,」現在的她,依然兩股辮子,但已歷經三任部長。她依然拿著麥克風,台下卻是一個衛福部內新的組織:新媒體溝通小組。

過去半年,由衛福部各司署選出來的三十個種子成員,每週五下午集合,來上她設計的半年學程。課程內容分六大類,課表從經營粉絲團、模擬公民討論,到拜訪新媒體都有。

讓各司署選出一個種子人力,每週固定參與,學習線上、線下的跨部門及對外溝通;這,有多難?

第一個,政府有總員額法的限制,人不能變多,衛福部加班已是常態,要中階主管讓出團隊中的人手,投入本來不存在的業務,即使在企業界,也會在組織內掀起波瀾。更何況,此人要學的「新東西」可多了,包括線上協作文件、學習直播、組織新形態的公民參與等。

只是約聘人員的羅佩琪, 路,是這樣走出來的:她的第一個任務是經辦史上第一個由民眾線上連署而成的政策提案,促成修改人體試驗管理辦法,讓癌末病患能夠使用仍在試驗階段的免疫細胞療法。

史無前例之下,她沒讓此提案成為各司署互踢的皮球,用公開的流程、快速的回應處理;2015年10月提案出現,2016年4月公告修正管理辦法,創造「公民參與」的典範。

接著,她引進數位工具,讓大家使用線上文件處理工具、開了 Line群組,讓特定會議嘗試線上公開共同筆記、直播會議內容等。一步步讓公務體系,知道改變的好處。然後,她推動成立「新媒體溝通小組」, 讓新的思考蔓延。

「前老闆都跟外面說,我們部裡就有一個網軍,」她無奈的笑。太陽花學運以及選舉之敗,當時的國民黨政府認定問題是網路溝通,她被視作懂網路的人,做為當時的藥方,她也一路調整衛福部的體質了。

他們,打開國營企業心防
七十歲台電破例開放資料

黑客被視為藥方邀請入政府,現任經濟部研究員,36歲的江明宗與33歲的彭盛韶,是另個例子。

去年用電量高峰的夏天,台電、環保團體、經濟部官員齊聚,不是公聽會也不是反核遊行,是70歲台電的黑客松初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