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政府提出的年金改革方案,相關修法草案已經進入立法院,來到真正決戰場。
城邦出版集團首席執行官何飛鵬,呼籲蔡總統要能比目前方案更跨大步,「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是他對蔡總統的最大期待。

尊敬的小英總統:

我是懷著無比尊敬的心情,來給您寫這封信。因為您是一個敢為人不敢為的總統,您能冒著與千百萬人為敵的風險,為台灣做出旋乾轉坤的作為,您的信念、您的勇氣,都值得喝采。

我也是懷著極為期待的心情,給您寫這封信,期待您在勇於任事、積極作為之時,能不畏壓力、不懼反對勢力的抗爭,更無視於未來選票的考量,務必堅持做對的事,千萬不可瞻前顧後、憂讒畏譏、為德不卒,高高舉起,輕輕放下,為未來留下無窮的後患。

我的尊敬和期待,指的都是您大力推動的年金改革,這是台灣由來已久的沉痾,壓得台灣財政喘不過氣來。過去台灣多少任總統,都明知此一弊病,但卻諱疾忌醫,不肯正式面對,直到您當選總統,已進入面對救援的最後關鍵時刻,所幸您的勇敢,讓您願意一肩扛起改革的任務,這讓我們對台灣的未來又燃起一線希望。

只是,我們剛剛燃起的一絲希望,最近又蒙上了層層陰影。一來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的版本,已讓我們有為德不卒的感覺,他們提出的版本,改革後的實質所得替代率,平均仍然高達百分之七十幾,甚至還有高達近百分之八十。我們當然知道所得替代率越高越好,這樣衝擊最小、影響最輕、反彈也最小。可是重點在於年改會的版本,改革後的財務效果,公務人員退休基金的破產年限僅從民國一二○年,延後至一三三年。而勞工的退休基金,經過政府自民國一○七年起,每年撥補兩百億元挹注後,勞工的所得替代率仍然偏低,可是其財務危機也僅延後九年,到民國一二五年破產。這樣的改革方案,僅是頭痛醫頭的暫時性減緩病症的方案,離真正有效的改革甚遠。

更可悲的是,年改會的半吊子改革方案,到了考試院手中,更大打折扣,看起來整個改革方案頗有虛晃一招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