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很特別,雁媽媽不餵雛雁,就算是對待新孵出的雛鳥,牠們也不帶食物回巢。想像一種情況,如果初生嬰兒誕生於一百二十公尺高的懸崖,怎麼活命?這是白頰黑雁的真實生命故事。牠們生長於位於北極圈的格陵蘭,為了遠離北極熊與北極狐的獵食,牠們通常在高山的懸崖築巢。這也意味,遠離食物。英國BBC的紀錄片小組記錄了一段驚心動魄的影片。

攝影者記錄孵出五隻小雁的黑雁爸媽。初生三天的小黑雁羽翼未豐,但沒有選擇,牠們必須離巢覓食,否則餓死。食物在地面,但小黑雁不會飛,如何離開一百二十公尺高的懸崖?

那一幕,一隻隻的小黑雁跟著爸媽張開翅膀往懸崖一躍。雁爸雁媽能飛,對於不會飛的小黑雁,眼前是深不見底的深淵,牠必須勇敢。然而,張開翅膀後,小黑雁成為自由落體,直墜、直墜、直墜。懸崖好高,一百二十公尺,約當四十樓層的高度,墜落的小黑雁撞擊到突出的山壁,有的就此不起,有的撞到後繼續下滾,一險再一險。才出生,就面臨最嚴酷的生死考驗。不過,上天也不竟然不留生路,由於黑雁體積小,重量輕,所以撞到岩石時衝擊力道比成雁小。先飛到地面等待的黑雁爸爸與媽媽,迎接著一隻隻墜落的小黑雁,有的撞死了,有的不知道掉到哪裡,有的抖抖身子站起來了。因為獵食者北極熊與北極狐隨時都會出現,因此牠們無法久留,黑雁爸媽喊了幾聲後,沒有回應的小黑雁就只能自謀生路。雁爸雁媽必須帶著活下來的小黑雁,快速移動到濕地草原區。

再找不出比白頰黑雁更嚴峻的誕生吧?從一百二十公尺高處墜落後,活下來,還不等於有生機,昏沉太久還會被父母遺棄。就算幸運的被帶領到濕地,也不等於從此無災無難或遠離獵食者。這是來到世界才三天的生死故事。

殘酷吧?我從來都不知道這世界還有一種生命是如此的開始,看完小黑雁的逆境震撼,我反覆再看。檢視自己的逆境遭遇,比起格陵蘭小黑雁,實在幸運許多了。這世界上大部分的人都比小黑雁幸運非常多,不是嗎?

電話發明人貝爾Alexander Graham Bell有一句名言,提醒了我們如何自處於逆境:「When one door closes, another opens; but we often look so long and so regretfully upon the closed door that we do not see the one which has opened for us.」(當一扇門關閉,另一扇就會打開;但我們常常尋找並感到遺憾那扇關閉的門卻沒有看到那扇為我們打開的門)。與大家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