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打造全球品牌,我這兩年走訪印度、沙烏地阿拉伯、阿聯酋、墨西哥等二十多個國家,每年出差超過兩百天。做為創業公司,出差探索不難,說故事不難,最難的是決定破局點,選擇目標市場、落地深耕,並且找到對的人,從零到一再創業。

新創公司的跨國拓展跟跨國企業在海外招聘人才完全不同,創業公司的總部都還沒完善的制度與組織結構,海外辦公室相關制度定是付之闕如。遑論拚業務之外,還要註冊、注資驗資、找地址、找人等雜事,要想盡快找到一個認同公司目標與價值觀的當地GM(General Manager)更是難事。因此,往往先從公司內部外派一個創辦人信任的人,一邊拚業務,一邊找人。找人常以找有創業經驗的人為主,因為得赤手空拳的向總部證明千里迢迢來落地的價值,若找幾個高級白領,遇到困難就想換工作,只是打工心態。

而這也是近幾年台灣企業拓展國際舉步維艱的關鍵之一,從我拜訪各國合作夥伴的經驗中可以發現,大陸常駐印度人口是台灣的數百倍,小米和OPPO深入當地農村,全面覆蓋;反觀台灣手機在印度只能委託代理商賣,鮮少有人願意外派。

華為在墨西哥城也有上千位本地和外派員工,裡面的中國籍廚師細數異鄉開拓的故事,從零到一,到今日終於成為當地強勢品牌。像是在中東波斯灣六國(GCC),常居的大陸跟韓國人有數十萬,台灣人在當地寥寥無幾。在中東創業者的聚會裡,幾乎都是在北非跟中東十多年的老華為,人脈廣了,乾脆自己幹,但彼此保存革命情感與業務合作。在華為十八萬員工當中,近二○%駐紮海外,公司提供極好的條件讓員工奮勇爭先的拓荒,常聽到他們描述如何一輛吉普車走天下,遇到搶劫、槍戰、詐騙等有如電影情節般的創業故事,但依然勇往直前。

回想上一個世代的台灣企業家一只皮箱走天下,現在的企業如何激勵員工前往海外開拓,提供更好的升遷與安家條件,對全球業務拓展至為關鍵。特別是新創公司,與其號稱前進「東南亞」,不如深耕「一個」開發中國家,提供外派人員直升的途徑以及令人稱羨的薪資,才能吸引精銳盡出,樹立起第一個灘頭堡與制度後,才能誇言企業擁有「國際化戰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