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北韓外,亞洲最晚開放的國度
清晨的大金寺,人們承襲千年慣習在上班前禮佛,
寺院外,和尚辦起信用卡,八成人民使用智慧型手機。
追上鄰國成為新動力,拉著這個國家前進。

「站在那,你會看到(仰光)河的對岸,一個很強烈的感覺,那就是浦東新區,河的這一岸就是外灘,沿著馬路走,會看到英屬時代的渣打銀行、以前的中國銀行,這完完全全就是外灘!」

這是第一位、也是目前唯一在緬甸開業的台灣律師,德信律師事務所合夥人曾勤博,回憶起四年前,他爭取當時任職的新加坡事務所派駐來剛解禁的緬甸,乍到仰光時,站在最高樓「櫻花塔」(Sakura tower),眺望仰光河兩岸的情景。

來到緬甸的第一週,他實際走進茅草屋林立、連柏油路都未普及的仰光河對岸德拉(Dala)。

小檔案_曾勤博

出生:1980年
學歷:美國西北大學法學碩士、台大法律碩士
經歷:上海德勤律師事務所、新加坡謝凱文律師事務所
現職:德信律師事務所合夥人
國際經驗:美國、中國、新加坡、緬甸

這裡,外資公司年增百倍
菜鳥級律師月薪是台灣兩倍


一瞬間,仰光河兩岸的地貌與城市規畫,和他熟悉、曾工作過的上海浦東,在眼前重疊,映射出這裡三十年後的繁華光景,「你看到路上好舊、好舊,但那一秒鐘你感覺到,這一刻是它最老的臉孔了,它不會再老,只會每天往前跑,高速、而且跳躍式的往前跑!」

「中國、台灣,我們都錯過它的發展軌跡了,來到這裡像搭時光機,到一個你過去沒參與到的時代。」

的確,數字,也驗證了曾勤博的眼光。二○一二年緬甸有限度的放寬經濟管制之前,近十年時間,每年新設立外資公司僅有不到三十間,之後,呈百倍增長,每年新設的外資企業從五百家到一千二百家不等。

隨著外資搶進,法律諮詢的需求也倍數攀升,日、韓、星、英、美等國的律師事務所都在緬甸設立據點。緬甸的人均GDP僅台灣十九分之一,但當地剛畢業、精通英文與緬文的初階律師,月薪平均能有新台幣六萬到九萬元,不僅是當地一般白領月薪約百倍,也是台灣新手律師的一.五倍到兩倍。去年曾來緬甸參訪的台灣大學學務長陳聰富也感到驚訝,鼓勵法律系畢業生多到緬甸等新興國家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