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雅加達的第一年,種種大小環境的不適應,幾次深夜打包行李,呆坐看著明月等天明,總想著,天一亮我就走啦!」

這是今年41歲的賴珩佳,15年前嫁到印尼時的心情。如今,她是其夫家旗下物業管理公司PT.BUANA MAJU SELARAS的執行董事,並是實質上的總經理,管理商辦大樓、購物中心、公寓、飯店和工業區等項目,範圍遍及雅加達和泗水等地。

小檔案_賴珩佳

出生:1976年
學歷:台大工商管理系企管組、美國雪城大學企管碩士
經歷:芝加哥證交所、摩根大通證券研究員
現職:物業管理公司PT.BUANA MAJU SELARAS執行董事
國際經驗:美國、印尼

見面的第一天,我們看著她和印尼籍員工流暢的用印尼文開會,時而燦笑,時而洋派的瞪大眼睛、用手劃出割脖子的動作,把員工逗得咯咯笑。

從想逃離的過客,到面對、擁抱印尼的生活,她最大的體悟是:南方有江湖。

她放棄在台高薪
嫁到印尼起初只想當過客

「後來你慢慢接受了,就把這裡看成另一片江湖,以前我們在中原,但往南看,其實南方還有一片江湖。」她說。

從小喜歡讀金庸小說的她,就像武林名門的千金,父親是中華郵政前董事長賴清祺,她一路從北一女、台大工商管理系到美國雪城大學企管碩士,曾在芝加哥證交所、摩根大通等外資工作,到印尼前,她是菁英中的菁英,主流中的主流。

千禧年,她從美國回到台灣,第一份在摩根大通的工作,月薪7萬8千元,是同年齡層的2倍到3倍。就在走上「外資玉女」的坦途時,她毅然決定,和美國研究所同學、印尼華僑結婚,遠嫁印尼,跌破眾人眼鏡。

原本,她以為只和丈夫在印尼短居1年,就會到新加坡或其他城市定居,抱著過客心態,她連鍋碗瓢盆都沒買,只向婆家借,「我想我一定會走,就不要花錢吧。」

誰知道,隨著先生主持的鋼鐵事業越上軌道,他們就這樣1年、2年又3年,走也走不了。她說,每個人都知道要活在當下,但她只覺得:「我怎麼會走不了?我人生就要一直在這嗎?」

抵抗》不認同當地文化
工作又帶小孩竟被當異類

如此強烈的痛苦,源自於對印尼的不認同。

嫁來印尼前,爸爸曾警告她,印尼華人觀念較傳統,「我當時想,應該是『清末民初』,後來才發現是『明末清初』。」

在印尼,女性婚後很難保有職涯。她的夫家,是印尼前三大鋼鐵集團,旗下包含兩間上市公司,在這樣的大宅門,女性一般不須工作,唯一的責任是生兒育女,日常的行程是購物、做Spa、喝下午茶,她的妯娌以及小姑,也都未在集團內任職。

但她心有不甘:「我過去幾十年的努力,難道是為了讓我在這裡(享受)按摩嗎?」

在家庭與人際上,她的想法也處處和周遭扞格。

在印尼,就連她公司內的員工都會聘請幫傭,但她在印尼的前6年,自己工作、帶小孩、洗衣燒飯一把抓,堅持不請幫傭和保母,「有時候朋友約吃飯,大家都閃亮亮的出來,拎個愛馬仕包,我卻推個娃娃車出現,大家就會覺得……嗯……(無言)」

她的一切努力,換不到一句讚賞,只得到周遭的不解,甚至覺得她「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