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深圳被封為「亞洲矽谷」、「硬體矽谷」,以色列自稱為中東矽谷,新加坡也有亞洲小矽谷之稱,台灣其實也加入了「全球第二矽谷」寶座爭奪戰。

總統蔡英文選前就提出的亞洲矽谷政策,去年五月上任後,國發會立刻通過「亞洲.矽谷」方案,親自督導該政策,提列113億預算,是我國政府未來八年,最重要的產業經濟政策之一。

曾經,深圳是台灣的製造後院,是昔日山寨之王聯發科的下游,但深圳近年來的創新能力已逐漸在國際舞台上發光發熱,全球最大通訊設備製造、全球市占第三的手機製造商華為,全球消費級無人機龍頭大疆、亞洲市值最高企業騰訊、研發出全球最輕薄的柔性面板的柔宇,這些都是深圳從山寨往創新轉型端出的成績單。

從數字面看,深圳的人均GDP在2013年超越台灣,財政收入於去年超過台灣,是台灣的1.64倍。而研發經費占GDP的比重為4.1%,全球排名第三,高於台灣的3.05%。

最不共產黨城市,採自由競爭淘汰

重視研發和創新,讓蘋果(Apple)和英特爾(Intel)等國際大廠相繼來深圳設研發中心,深圳被外界點名有望成為下一個矽谷,台灣可以從深圳的轉型經驗中學到什麼?

乍看之下,深圳的成功是政府執行計畫經濟引導的結果,事實上,根據高盛高華研究報告指出,深圳可能是「北上廣深」四個中國一線城市中,最不「共產黨」的一個。

相較於北京和上海,深圳有94%的研發支出來自民營企業,高於全中國平均19個百分點,更是北京的2.5倍。深圳政府的政府支出占深圳GDP的比重也遠低於北京和上海。

「深圳的模式在中國很特別,他們尤其積極的擁抱市場力量,採取小政府模式。」高盛高華證券報告指出。

除了早期幾家國企色彩較濃的企業,如華大基因和華為,深圳政府有出手支持,近十年崛起的新興企業,幾乎都和政府的關係甚少。大疆副總裁徐華濱說:「我們大疆在發展的過程當中,和政府的關聯很少,至多辦活動他們會來掛名。」當年山寨手機剛崛起的時候,深圳市政府也沒立刻出手打壓,而是任其自由競爭淘汰,最後才扶植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