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二○一六年底出版的文章集《觀念》一書裡。有個故事引起了很大的回響。我在二○一四年欠兩個人很大的道歉。第一個人是我很好的朋友,女性企業家,她想拍一部紀錄片,但是拍攝成本由於題材的特殊性會非常的高。因為我各項資源和人脈較廣,特來詢問我的意見。我回答她,過去台灣最成功的紀錄片是《不老騎士》,總票房大約新台幣三千多萬元,依照一般的計算方式和我們對台灣電影的理解,這片子沒有成功的可能性,真的再三思吧!

這位好友最後還是毅然決然的投入拍攝,和她合作的導演叫齊柏林,這部紀錄片,就是《看見台灣》。我這位好友就是《看見台灣》的製作人,萬女士。《看見台灣》後來累計票房超過新台幣兩億,也是很多地方影史上最賣座的台灣電影,其公益與正面的影響力更是無遠弗屆,我真的欠她一個誠意的道歉……。

另外一件事,是我的讀書會裡面有位醫生,在二○一四年告訴我,他老闆也是位台大醫生,想要參選台北市長,問我有什麼看法?我聽到後,先哈哈哈笑了三聲,直言:台北市藍綠版圖這麼清楚,根本沒有第三勢力的空間,我想你老闆還是專心做醫生比較好……,後來的故事,大家一定不陌生,這位醫生好友的老闆,就是現任台北市市長柯文哲,我又欠人家一個好大的道歉……。

這兩件事發生後,讓我深深的感受到一句話,never say never,後來我二○一五年從上海引入Workface創業者社群之後,在兩岸聽到了無數的創業想法和故事,有的天馬行空,有的匪夷所思,但是我緊緊的記得我在二○一四年的這兩個道歉,never say never!

有人說十八歲以前累積的偏見,我們稱為常識。我們不會知道我們不知道的事,不是嗎?在二○一四年之後,我再也不看輕任何人的想法,無論他多年輕,無論這個計畫有多可笑或不完備。我絕對不會輕蔑它,而是會嚴肅的面對和思考,並且給予建議。我也認為,每個人都需要有夢想,不用擔心太遠大或是多不切實際,也不用擔心做不到這件事,萬一有一天真的實現了呢?

P.S.天地不仁,齊柏林導演在拍攝《看見台灣》續集時, 在六月十日發生空難離開人世, 謹以此篇文章向導演致敬,《看見台灣》喚醒我們對這塊土地的重視,將長存人們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