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過加拉巴哥群島後,我下一個旅行地圖就是亞馬遜河,最近終於成行。這趟旅行,飛了兩天,終於抵達亞馬遜秘魯段的城市依基多(Iquitos)。映入眼簾的亞馬遜河是滾滾的含沙濁流,讓人誤以為是黃河。亞馬遜是世界流域最大的河,部分河面寬達十公里被喻為「河海」。這條巨河因此形成豐富的生態系,聚集二百五十萬種昆蟲、上萬種植物、兩千種鳥類,擁有全世界五分之一的鳥種類。

清晨航行於巨河,進入熱帶雨林區,六米高的蘆葦,俯視河面的矮蘆葦。沿岸廣大的低窪區淹沒於水中,只見樹的上半部露出水面。樹,在高水位期間是住在河中。沿河很少看到房子,偶見幾座高腳草屋。一位捕完魚的原住民將獨木舟靠岸,他高舉起大鯰魚炫耀,我們的船駛近一看,巴掌大的魚已滿船,他扳開橘色食人魚向外人展示它的利牙。是的,亞馬遜河是一條生命之河,河裡有幾千種魚、蟹、龜鱉。豐沛的魚類,供養無數的生命。人,依她維生;鳥,依她維生。

亞馬遜河的清早藍空,熱鬧無比,各式的鷹在高空滑翔如王者悠然的巡視領地,或高立在樹梢俯瞰。王者之姿與河面的群鳥形成對比,小鳥忙碌的振翅,一分鐘必須拍打一百次才能飛過河面的蘆葦區。翠鳥、鷺鷥、鸚鵡在河岸、在眼前忙碌穿梭,或遠或近,我彷彿進入另一個世界——亞馬遜河國度,這裡的所有活動都倚靠這條河維生,無一例外。

然而,同樣在覓食,高空大鷹與低空小鳥展現迥異的姿態。我忽然有一個熟悉感,轉頭跟鄰座的友人史蒂夫說:「你看眼前的鳥類飛行,像不像企業之經營?同樣在做生意,有人負責一個小公司或部門就氣喘如牛,一根蠟燭兩頭燒。有人治大國如烹小鮮,處理上億生意、管理上萬人還能從容。」

商場上,誰喜歡死命拍打翅膀,但如何能如鷹,不費力飛行?

鷹,懂得藉助風的力量,借力使力,利用氣流飛翔。牠專注於氣流的狀態,而不是死命在拍打翅膀。牠以高超的飛行技巧,飛得久而不疲憊。甚至幾個小時,都不需拍動一次。

在大自然裡,鷹不同於鳥,正反映韓非子的名言:「下君盡己之能,上君盡人之智。」我喜歡在旅行中閱讀大自然,抵達亞馬遜的首日,便上了一堂課。老師是這條巨河,巨河所形成的生態比商場更複雜而精彩。鷹與鳥是其一,黃蜂與毒蜘蛛、切葉蟻與木耳、巨嘴鳥與猴子⋯⋯,這趟旅途俯拾皆是知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