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接受專訪,問到經營管理上的難題,我一時不知道從何說起。公司只有五個人時,我祈禱有天不必張羅柴米油鹽,二十人時,我希望大家團結對外,只要趕快把餅做大,自然都有好處。現在公司兩百人,我發現還是柴米油鹽,每月五日發薪日前,固定血壓上升,員工多了,人事紛爭也變多,餅再大也不夠分,這些年從沒放下心。

很多CEO告訴我,他們天天失眠,跟他們在臉書(Facebook)上英姿煥發的模樣大不同,甚至經常獨飲薄醉,習慣孤獨。原來是在公司員工們輪番訴說委屈,實在太多負能量,需要靜一靜。

最近拜讀富智康前CEO程天縱的文章,說到決策其實常只是兩害相權取其輕,是非對錯並非一時能看出來,CEO要避免加入爭端,將員工的優點擴大發揮在工作上,而非學著當心理醫師,去改善員工的缺點,或想要調解。管理學的「模糊領導 (Ambiguity of Leadership)」也指出層次越高,越要模糊。

但現實狀況是,常不小心CEO就被拉進戰局和紛爭,公親變事主,兩面不是人,搞得「心累」。特別是有了點成績,就有得魚而忘筌,得意而忘言的人,夸夸其談,歸功於自己,甚至回頭抱怨待遇不公、分紅不均,揚言出走。金錢和權力的分配本是經營者該當之責,但革命情感的遠去和無視同袍之情才令人「心涼」。

但無論是「心累」還是「心涼」,既然開了船,身為船長的CEO就要把舵使穩,即使面對船上來來去去的過客、遇到怨懟,甚至有人棄船、明槍暗箭,還是要保持樂觀,做出當下最正確的決定。美國前國務卿鮑爾(Colin Luther Powell)是近二十年來最為戰功彪炳的名將,從巴拿馬打到波斯灣,上遍無數媒體,擄獲民心,還擔任首位黑人國務卿。但他心裡清楚,鎂光燈跟權力背後是許多家庭的傷痛,以及部分同袍的不諒解,關鍵時刻的決定總會造成犧牲。因此,他說:「承擔最終責任的人是孤獨的。」他總是不願意說自己是戰爭英雄,因為戰爭是沒有英雄的,到頭來勉強毀譽參半罷了。

獵豹移動總裁徐鳴曾跟我說:「公司是一個讓員工安心發展的平台,領導要做的事,就是把痛苦留給自己。」領導人絕對是孤獨的,讓公司上下能士氣高昂、團結一心,這是最磨人心,也是最考驗人性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