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覺得「文創產業」這個概念本身就自相矛盾:從商業的角度來看,要靠文化藝術賺大錢很困難。藝術創作核心在於獨特表現方式與觀點,和量產的商業行為牴觸。 如果企圖討好大眾市場,產出的作品就會失去實驗精神與藝術價值。所以,我們應要從更廣義的角度來看文化:文化是我們社會中一套共有的態度與價值,是這個社會共同的目標及實踐。

「How you design is how you see the world.」我們的社會對周圍的感受、做事情的習慣,還有這個社會集體的需求,影響了我們對環境的想像、我們的市場、我們的產業,還有消費產品與服務的模式。

以汽車文化為例,汽車文化在美國發展歷史久遠,各式各樣的賽事、蒐藏、兜風旅行、維修、保養、車聚和活動⋯⋯共同促成了這樣一個高度發展的車迷文化。汽車市場與製造者從這樣的文化基底出發,培養出他們對車的想法,思考一輛好車該擁有怎麼樣的功能、外形,給人什麼感受,功能與性能又該達到什麼程度⋯⋯這深厚的文化基底才是新市場及新設計理念的幕後推手。

我們大多數車廠的誕生是為了因應市場機會,而非出自於本身對汽車文化的想像,沒有深入思考的文化,在國際舞台上自然很難找到自己的特色。

由於許多車輛進口、賽車活動場地等法規和稅務上的限制,台灣發展不出蓬勃的「汽車文化」。政府對進口車課徵高額關稅,法規諸多限制,大大阻礙了汽車文化發展的可能性。我們對汽車的想像,停留在將車視為交通工具、或身分地位象徵,從來沒有把汽車當作一種對快樂的追求、一趟歷險,或是生活態度的一部分。 然而,少了這種熱中與想像,我們就很難建立一個真正有獨創願景的汽車品牌。

深刻、蓬勃的多元文化必須滲透到社會系統裡,讓熱愛同時了解這些文化場景的人,從我們自己的角度出發。這些人的熱情,可以建構出屬於我們的獨特觀點,進一步催生一個具原創自我風格的產品或服務。我們不應冀望在短期內從文化產業可以產出直逼半導體業的產值,應該讓文化與藝術工作者在社會上發揮他們的影響,幫助培養我們社會和市場自己的文化。

也是時候該廢止那些過時的法規了,這樣我們的社會才有空間發展更多元蓬勃的次文化。與其把文化創意產業化,不如讓文化來創造產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