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求「無樁共享自行車」的oBike,繼席捲對岸各城市之後,幾個月前也開始登陸台灣,但卻因任意違停和占用車位等爭議,遭主管機關取締,網路上更是罵聲不斷,「共享」不成反成「共憤」單車。

這個議題有一種評論角度,認為oBike提供不特定地點借還的便利性,考驗使用者道德底線,也是該模式能不能持續下去的關鍵。但我認為,當單車屬於公共財產,使用者不必擔心取締拖吊時,人的道德往往是無下限,這在兩岸甚至全世界都一樣,不須加以驗證。

我倒是想從創新和技術的角度,提出幾個看法。簡單來說,對於像oBike這樣的商業模式能不能繼續走下去,我並不悲觀,推廣階段產生的這些亂象,也不是太大問題,因為,就算人的道德無下限,科技的持續進化和法律將越趨完備,最終都能讓這樣的創新找到平衡點。

從科技發展的面向,這類無樁式共享單車,如由鴻海集團代工組裝的摩拜,今年初我在深圳龍華廠,就聽說如何透過軟硬體兩端技術聯手,解決車輛遭棄置時的追蹤問題;甚至結合藍牙和GPS的多合一晶片與太陽能板,提高車輛定位精準度,解決其他平台靠還車者發訊位置定位,精準度不足導致下一位借車者找不到車等問題。

至於任意停車的亂象,則是創新過程的必然代價,經營者一開始總得先採取寬鬆放任的管理,才能吸引大量會員加入,當會員數達到一定規模,下個階段才會導入更多懲罰機制的設計。很多平台經濟的商業模式,都走過類似發展過程,臉書就是一個例子,當其會員數達到十幾億之後,它對使用者發布訊息時的管理,包括上傳影片音樂使用的版權問題等,就有越來越多規範。

然而,oBike這類平台式服務,不管背後目的是要取代傳統交通工具,還是想藉單車為載體、挾押金或儲值金形成的大量金流,行發展第三方支付之實,最值得關注的,是對於消費者使用行為,採取先放任、後規範的「野蠻式創新」,之所以能硬幹,和背後擁有風險投資、私募基金等大型資本撐腰,存在著必然關係。

特別是在如今的中國,對於不是那麼成熟的創新商業模式,政府態度上允許先被丟到市場,進行快速迭代、邊做邊修正之後,再做進一步規範,視這過程社會所付出的代價,為創新的必要成本。這也正是對岸,如今成為大量創新商業模式實驗場,背後的重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