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把刀劈腿風波後臉書粉絲人數掉了10萬

暌違六年,作家九把刀再執導筒,七月以驚悚片《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以下簡稱《怪》片),一舉奪下亞洲最大奇幻影展、韓國富川國際奇幻電影節的觀眾票選獎,更吸引恐怖影集《陰屍路》的製作方美國AMC電視台來洽談版權。

這是他從高處跌落谷底的復出之作。以暢銷網路小說崛起,二○一一年,九把刀首部執導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以下簡稱《那些年》),創下全球票房十二億元的紀錄,成為當時最賣座國片,讓他站上人生顛峰。該片至今穩坐史上第二賣座國片,僅次於《我的少女時代》。

億元級導演淪霸凌主角
辱罵、假新聞,全對著他來

其後,他卻遭遇一連串打擊。三年前,他身陷感情劈腿風暴,頓時成為眾矢之的,網友群起圍剿,媒體稱他為「劈腿作家」,揶揄「色字頭上九把刀」。一夕間,他名譽掃地,臉書粉絲團人數銳減十萬。

當時,他宛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在臉書發布反省文,卻引來一連串辱罵留言;一些媒體為搭上熱門話題,開始寫假新聞。例如,報導他在飛機上無理取鬧,要求將機位升等為商務艙,新聞連燒兩天,後證明是烏龍一場。

「反正大家都這樣子對你……就踹你(指落井下石),我非常生氣……已經準備要告,但就算告又怎麼樣?它(指媒體)就準備寫我二十年,任何東西,都準備揭你的傷口……,」九把刀說起這段經歷,眉頭深鎖。

他,成為了網路霸凌事件的主角。對照他的新片,講述的就是霸凌主題,與他的人生經歷不謀而合。

「這是我人生最悲慘時的創作,」九把刀說,「我有必要讓大家看著我爬起來。」

那段被網友、媒體圍剿最慘的幾個月,他告訴自己,「你們可以繼續踐踏我、糟蹋我,但我不可以跪,我有必要站起來。」他決定用往後成績證明,自己不會被網路霸凌所擊倒。

「時光機是懦夫才會發明的東西。」他強調,人生無法重新來過,所有的發生,都是人的一部分,都得帶著走。

因為這個念頭,當時他並沒有躲起來,按原計畫,一週排定一個校園演講,除了劈腿事件發生頭一月,其後他並未取消既定行程。有時難免碰到尷尬情況,台下老師、家長因不認同他,提早離席,他仍繼續講完。另方面,當媒體出現不實報導,相較許多人會噤聲、避免惹惱記者或再度躍上版面,他卻不願沉默,打電話到媒體抗議,並在臉書澄清。

「他當時試著轉換負面情緒,他曾說:『能酸自己的人,才是厲害的人。』於是網友罵他的話,他拿來反省、也自我解嘲。」九把刀好友、插畫家彎彎回憶。

人生低谷帶來靈感
把真實體驗拍成恐怖片

那段日子,他不停筆、持續寫作。一直以來,九把刀就是多產型作家,出道十八年,出版七十八本書,平均一年四本。寫小說是他的舒適圈,也是本業,倘若要逃避爭議,大可繼續寫小說,不必拍電影。此外,他不擅社交,但拍電影需要大量溝通、對抗本性,是極大心理消耗,因此也不願輕易執導。

事實上,《那些年》熱賣後,許多人捧著現金要他繼續拍片,他一一婉拒。「當我的人際社交能力全部都消磨殆盡時候,我就回去寫小說,然後再看什麼時候對特定題材燃起熱情。」

除非碰上「太想要拍攝的東西」,才會當導演。例如霸凌題材。

他的人生低谷,成為新片的養分,點燃他的導演熱情。在《那些年》的拍攝期間,他雖有此拍片構想,但當時只想拍恐怖片;這些年來,歷經低潮、成為網路霸凌的主角,再度令他想起求學經驗,他是如何旁觀被霸凌者的痛苦。

九把刀多年工作夥伴、群星瑞智董事長柴智屏說:「拍這個電影需要很大勇氣,必須把他自己內心挖出來。面對自己、面對那些有意無意傷害他的人,也反省他曾傷害的人……。」

「希望這個主題(霸凌)能夠被社會看見……,自從網路發明出來後,這個東西(霸凌)變得很激烈。」九把刀說。

於是,他將原有故事一步步推向黑暗,逼出電影角色在面對霸凌時的人性與掙扎,挑戰具有特效和化妝等高技術門檻的片型。埋首電影創作,成為他的救贖。

他在《怪》片映後座談說,想傳達的意念是:「這世界有比死去更痛苦的事,就是卑鄙的活著。」

這對照他的心境。儘管受到千夫所指,但他要以行動證明,他不會跪下,將努力站起。如同他曾經所寫:「感情出軌永遠都是我墓誌銘上的一部分,但不會是全部,我應該把這些羽箭插在身上,繼續做我認為,對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