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歷史上,進皇宮的外國訪客常被視為該向皇帝進貢的「蠻夷」。現代中國領導人態度仍大同小異──這是二○一三年,我和一群西方訪客獲習近平主席接見時的感想。我們一行人包括英國前首相布朗、義大利前總理蒙蒂和幾名西方富豪。但這批外國大人物,好像有點被當成小學生一般看待。

首先,有人引領我們進入人民大會堂。然後讓我們在長椅上一排排坐好,準備和主席拍團體照。過了一會兒,習主席旋風般入內,握了幾個人的手(「我摸到他了。」知名學者法蘭西斯.福山倒抽一口氣,假裝敬畏有加),然後就擺姿勢拍照了。

幾分鐘後,主席致詞。習主席坐在宴會廳中央,面對圍成半圓形的前西方領導人們,他身後有一幅巨大的萬里長城壁畫。習主席在這群外國聽眾面前一再提及的口號,是中國「偉大復興」。但他也亟欲讓聽眾放心,中國崛起不會導致世界衝突:「我們都應該努力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避免陷入新崛起的大國與現存大國之間毀滅性的緊張。」他堅稱。

習近平提到「修昔底德陷阱」,表示他有密切注意美國就中國崛起的辯論。哈佛教授艾利森創造了這個詞彙,形容既有強權遭到新興勢力挑戰的危險階段。艾利森推算,自一五○○年以來,共有十六件這樣的案例,其中十二件由對抗演變成戰爭。這種概念來自古希臘歷史學家修昔底德對雅典和斯巴達之戰的觀察。修昔底德認為,那場戰爭是雅典害怕斯巴達崛起所致;而對艾利森來說,「對於未來數十年的全球秩序,最關鍵的問題將是:中國和美國有辦法逃脫修昔底德陷阱嗎?」

俄土非擁抱東方勢力
「如果彼得大帝在世,會把首都設海參崴附近」

亞洲國家不斷增長的財富,遲早會轉化為全世界都感覺得到的政治力,只是此時,西方力量衰微最顯而易見的影響,是國際秩序崩壞、世界各地發生衝突的風險與日俱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