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商業周刊》西進採訪國台辦掛牌成立的多個創業基地,遇見多位受政策紅利吸引的台灣青年。他們現況如何?

她,談募資做簡報
回台灣,OL工作變得乏味沒挑戰

原本在夜市擺攤、月領28K的洪昤霏,為了擺脫台灣的低薪,剪去一頭長髮,飛到中國,擔任來自高雄的軟體公司「合不合」共同創辦人。合不合的老闆張啟明,為了申請廈門一品創客創業基地的創業補助,找到二十五歲、符合申請年齡門檻的洪昤霏,掛名公司法人代表。「後來我自己覺得實在太奇怪了,因為這(家公司)也不是我的畢生志業,為什麼是要我當負責人?……(雖然)去那邊工作是很好,但後來覺得這還是一個隱憂,」洪昤霏說,她已於去年十二月回到台灣,目前任職高雄某管理顧問公司。

但,中國已將她轉變成一名創業家,當一個OL已無法再滿足她,「回台灣之後,做的工作對我來說很乏味,很沒有挑戰性,覺得很無趣,」她說。

在廈門,她要代表公司去跟投資人和其他公司談合作或募資,還要參加各大創業比賽、上台面對騰訊等大公司的評審,連週末也不得清閒,但她過得很充實。當時她領有合不合的股份,把公司成敗當成她的成敗,為了一個簡報,她可以排練到半夜兩點,為的是不要再回到夜市,過著每天工作十六小時卻只能領低薪的日子。

但去年下半年,合不合在中國募資狀況不佳,考量成本,張啟明決定減少派駐人力,洪昤霏因而回到台灣總公司,後來離職。回台後,她從一名南征北討的創業家,變成朝九晚五的上班族,負責平面設計跟網站規畫,雖然比較輕鬆,但她想念在廈門創業的日子。

「剛回來的時候,很想要再過去,覺得好不想要離開大陸這個地方喔……,那邊還是有一些發展性,有很多值得學習的人事物,」她說。

中國這段創業經歷,讓她成了一名跟同齡女孩截然不同的人。重新蓄起一頭長髮的她,想在累積工作經驗兩到三年後,再次創業,做網路行銷。

去創業的台青有的如洪昤霏一樣回台,但也有人選擇繼續留在中國創業。

去年我們遇到進駐在南京創業基地的舍天科技共同創辦人范凱婷,頂著清大和留美學歷,在中國做擴增實境童書內容。原本公司據點在上海,透過朋友介紹來到南京使用免費辦公室,但從今年開始,因公司業務拓展所需的客戶都集中在上海,她裁撤南京員工,把業務重心放在上海,還成功融到了種子輪資金,營收成長了二○%。「靠自己比較實在,」她說。

他,主持創業基地
團隊規模增七倍,自己墊錢也甘願

在這次追蹤調查過程中,記者所遇到的台灣創業者,也有多人同樣表示,因政策優惠而選擇創業據點,結果發展不如預期,市場考量才重要。

不過,中國的拉攏政策,仍讓一群台青持續深耕,也就是國台辦多處創業基地的台籍負責人。

例如今年七月的東莞兩岸青年就業創業研討會上,我再次遇見林子凱,他緊接在台灣前副總統蕭萬長、國台辦官員和廣東省省長之後發表演講,是備受重視的台青響應政策代表。

林子凱,是東莞松山湖兩岸青年創業基地的負責人,負責幫台灣新創公司申請東莞市府提供最高人民幣五千萬元的創業基金補助、免費辦公室和公寓。去年,我們跟著台灣交通大學參訪團,參觀這家才正準備要營運的青創基地,那時辦公室還未裝潢,公寓也尚未完備。

如今,林子凱的辦公室已搬到更大空間,進駐的新創團隊從五家變成四十五家,五十四套公寓房已快住滿。他自己的團隊規模也長大了七倍,還在台北和上海開了辦公室。

事業越做越大,他卻透露,這一年來為了基地營運,他已自費墊了人民幣一百多萬,「原本我就知道會墊錢,只是不知道會墊這麼多。」但他堅持不透露墊資的原因,是否出自優惠政策未如預期落實。

為什麼自己出錢也要做?身為東莞台商二代的林子凱說,歷經多次創業,他早已實現財務自由,因此希望幫助台灣創業者在中國成功。

「有些事情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面對台下的兩岸高官和約一百八十位來自台灣的大學生聽眾,林子凱這麼說。

去年我們找到南京一群台大畢業生主持的創業孵化器,如今,這個台大團隊的副總經理何思穎繼續在南京,執行長烏仕明則前往北京開拓新據點。在廈門開辦孵化器的田承明也續有發展,正與中興通訊合作成立一個新的孵化器。

而當初在廈門幫兒子去孵化器探路,還鼓勵兒子休學創業的曾文嘉,一年後仍未放棄初衷,但決定等兒子服完兵役後要先去中國就業,「從基層小員工做起,比較有挑戰。」

不論國台辦是否祭出利多,中國從創業到就業市場,不斷吸引著台青。越來越年輕的台灣人西進闖蕩故事,也將持續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