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二十五日,福衛五號升空,成功進入軌道,
歷史上第一次,台灣自製的衛星,
在七百二十公里外的太空,遙看台灣;
一群打造衛星的英雄,包括十幾家不計成本的台商,
共同寫下台灣太空史最重要的一頁!

凌晨兩點五十分,新竹科學園區漆黑靜寂,但國家太空中心大樓卻燈火通明。大廳擠滿上百位學者、科學家和企業高層,儘管熬夜,但他們難掩興奮神情,守在大螢幕前,等待遠在美國加州的火箭升空。

「五、四、三、二、一!」

他們跟著塔台倒數計時。數到「一」時,火箭發出巨大聲響,筆直沖入雲霄,他們看著第一節火箭脫離,第二節火箭點火、熄火,到第六百七十六秒,火箭外殼脫落,搭載太陽能板、猶如長一對翅膀的金色衛星,彈進漆黑的宇宙裡。

「福衛五號衛星成功進入軌道!」歡呼聲此起彼落,有人吶喊,有人流淚,有人緊緊相擁。不少是年逾半百、講究理性的台灣科學家,這一刻,全都變成第一次仰望星空的小孩。

因為現在,他們能驕傲的指著星空,「瞧,那顆星星我做的!」

福衛五號是台灣第一顆自製的衛星,距離地球七百二十公里,可以看見地面只有兩公尺的物品,它如同「台灣的眼睛」,可找出台灣哪條河川受到污染,可協助搜尋失蹤的船隻。

福衛五號誕生前,台灣所有衛星都是向國外買來,衛星影像的儲存、加密和解碼,都要靠國外,一年得花上新台幣上千萬元租用海外衛星接收站;但福衛五號成功運轉後,不必再向他人伸手。

太空熱!馬斯克、孫正義都投資
台灣花七年自製衛星,搶到入場券

不過,自製衛星這是條崎嶇路,他們一走就花了七年。「沒有人教,沒有論文可以參考,也沒有相關專利,」太空研究中心前主任張桂祥指出。「沒錢、沒人,沒經驗」,但他們仍拚了命,做出台灣第一顆自製的衛星。

為了它,全台產、官、學大集結。除太空中心外,還包括國家實驗研究院旗下儀器科技研究中心、晶片中心,學界包括成大、交大、清大和中央大學等教授群,還有約十幾家台廠參與。

這群台廠來自五湖四海,有些做無人機,有些是半導體業,有些根本沒做過航太零件,一切從零開始。但若沒有這群手握國際級技術的企業,福衛五號不可能上太空執行任務。

他們抓住「太空時代」的新機會:高盛今年四月出具研究報告,指出因太空梭與衛星建造成本降低,太空投資大幅成長,2015年投資太空領域的公司就超過五十家,金額約十二億美元(約合新台幣三百六十億元),是過去十五年的總和。報告認為,未來二十年,太空產業將成長至上兆美元的規模。

太空產業早已成為全球顯學,這次搭載福衛五號上太空的火箭,由美國SpaceX公司製造,它正是特斯拉(Tesla)執行長馬斯克(Elon Musk)所創立;軟銀創辦人孫正義今年也斥資十億美元,投資美國衛星網路公司,用作建造低成本衛星。

當世界級企業探索太空商機,台灣的「太空尖兵」等於拿到一張價值上兆美元的入場券。

製造「眼睛」的微像
設計產品只花美國五分之一人力

他們把台灣衛星送上太空,靠兩項本事:一是拚毅力,二是求完美

讓福衛五號擁有「千里眼」的幕後功臣,是微像科技。微像董事長王文良早年在美國矽谷創業,十年前為參與印度「登月計畫」,回台成立微像,印度現在探測月球的衛星,就是用他們的影像感測器。

影像感測器分兩種,一種是CCD(感光耦合元件),另外一種是COMS(互補式金屬氧化物半導體)。傳統衛星大多用CCD,因影像雜訊較少,但該產品一來是國家管制品,買不到,二來台灣也沒能力自製,因此太空中心轉個念頭,改找專做CMOS感測器的微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