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我多麼希望,孩子留在台灣讀大學……。

那一天,兩個孩子各自推著他們的三十吋大行李箱,踏出家門。這一踏出去,他們從此揮別父母的守護,獨自面對比台灣高出二十倍的競爭。

我原本希望,孩子們卸下沉重的高中填鴨教育後,可以在自己的土地上汲取知識、探索生命。但是,即便親友曾舉出許多鎩羽而歸的案例,孩子們還是放棄了台大、清大,一個選擇了香港,一個選擇了中國。這筆學費對我們來說並非不吃力,但孩子卻舉出交換學生機會、國際化程度、就業薪資的對照,來換取支持。

在這個燥熱的暑假,我不是唯一充滿離情的媽媽,一千五百位台灣高中生都做了同樣的選擇。建中今年出國讀大學的人數翻了一番,北一女出國的人數創新高;過去五年裡,頂標生出走台灣的人數也成長了一倍。

七年前,中國首度開放台灣高中生免試進入一流大學,《商業周刊》製作了一個封面故事「台灣頂尖生出走」,七年下來,台灣報名人數急速攀升,錄取門檻也越墊越高。

製作人劉佩修嘆息,「連十八歲的孩子都說,台灣政經環境混亂,所以連台大都不念了,直接西進。」這群擁有「天然獨」、「網路原住民」身分證的孩子們,對於中國的不民主並非無知,更不會幻想香港可以保持自由之身。但是,他們在十八歲卻做了離家的選擇,只因為,他們不要自己被停滯。

台灣有內在的推力,建中校長則補充,香港、中國大學獵取我們頂尖生的速度之快、決心之大,令人詫異,這是外在拉力。

於是,因應大環境的種種不利,這群孩子被迫成了早熟世代,他們必須提早在十八歲就開始拚履歷,以突破二十二K的魔咒,就像柳丁一樣,必得經過上下擠壓後,才能有甜美的汁液。

雜誌付印前一天,傳來賴清德接任閣揆的消息。在電視上,蔡英文總統講了七點對於新閣揆的期待,但其實一葉知秋,十八歲孩子的選擇,是最真實的治國績效。因此,我們最想問賴院長的是:什麼時候,我們的頂標生可以不再出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