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者為所欲為,弱者聽天由命。」古希臘史家修昔底德(Thucydides)的話,正可形容北韓。這個土地面積比尼泊爾小、人均所得只有台灣十七分之一的國家,卻能憑著核武和美國叫陣——九月三日北韓試爆氫彈,已是第六次核試,這是它「走資」加「走私」的結果。

中國續供油,生命線沒斷

二○○六年北韓首次核試至今,聯合國祭出八次經濟制裁,仍無法阻止它走向核武,原因是這些制裁缺少最關鍵物資——原油。

北韓對中國貿易依存度達九三%,雖然中國遵守聯合國決議,自八月十五日起,全面禁止從北韓進口煤、鐵及海產,但對北韓的原油出口卻因人道理由未斷絕。

中國每年對北韓出口五十萬噸原油,若原油斷絕,意味北韓軍事裝備成廢鐵,物資運送停擺,北韓立刻大亂。韓國能源經濟研究院就稱,若中國斷油,「北韓撐不了幾天。」

靠海鮮、外勞、兵工廠撈錢

中國不打出這張王牌,主因是北韓大亂將使美、南韓統一朝鮮半島,等於把敵人請至家門口;再者是讓鄰國「分而治之」的古老智慧。如新加坡國父李光耀說,中國沒理由希望身邊有個強大、統一的韓國,「鄰國內部分裂,自己豈不更安心?」

生命線既未斷絕,北韓經濟就能在夾縫中找到活路。近年來北韓加強與非洲貿易——只有七個非洲國家響應聯合國制裁北韓,僅占非洲聯盟(UA)一三%。在烏干達、馬達加斯加,北韓建起兵工廠;在奈及利亞、辛巴威,北韓提供警察訓練與元首防護課程。二○○七年到二○一五年,北韓與非洲貿易近二億二千萬美元,是過去八年的二.五倍。

甚至在執行聯合國制裁的中國,北韓亦有出路。中國與北韓邊境盛行「虛假貼牌」——服裝在北韓加工廠生產,卻繡上「中國製造」。此外每晚還有大量海鮮從北韓邊境走私入中國。北韓一來撈捕勞工便宜,二來其海鮮不像南韓、日本來自工業污染海域,因此頗受中國餐廳歡迎。英文版《南華早報》引述邊境李姓海鮮貿易商說,「中國海警不是二十四小時執勤。」

即使遭國際制裁,北韓也能賺外匯,一是當外勞。在俄羅斯,北韓外勞協助建造二○一八年世界盃足球賽新賽場、在莫斯科蓋豪華公寓、在一般家庭刷油漆。《紐約時報》引述俄羅斯雇主稱,「他們從不放假,每天只有工作、吃飯、睡覺。」這些勞工月收入約新台幣二萬五千元,一半會被充公,北韓當局一年從他們身上收到一億二千萬美元。

二是拚觀光。北韓遊客主要來自中國,該國遊客數從二○一二年不到二十四萬人,成長到二○一六年下半年五十八萬人。為招徠更多他國遊客,北韓還在紐約、莫斯科開旅行社,並推出搭輕型飛機空中瀏覽平壤的噱頭。另外平壤每年四月舉辦國際馬拉松,今年十月加辦一場。《韓聯社》稱這是北韓「在制裁下促進外國人觀光以增加外匯收入。」

北韓觀光給人印象,多是當局刻意美化的樣板,不過韓國統一研究院報告稱,金正恩掌權後,平壤及邊境城市快速西方化,遊樂場、居酒屋林立,甚至還有4D電影院。路透(Reuters)指「世人迷思以為北韓是計畫經濟,其實它大部分已是市場經濟。」

教育國際化,助「科技興國」

根據美聯社(Associated Press)調查,在平壤,一罐來自日本的Pokka咖啡只要約新台幣三十元,若有門路,還可花近新台幣一百九十萬元買到賓士車Viano,平壤居民還可使用手機觀看韓國電視劇及電影。據韓國開發研究院(KDI)八月底報告,北韓平均每七人就有一人有手機,用戶數從二○○八年不到兩千戶,成長到今年一月已有近三百八十萬戶。

北韓教育也已國際化,英語列入小四到國中必修課,高中階段英語課時數比本國語還多。初中到高中的科技課時數,比南韓分別多出至少一小時和兩小時。金正恩上台後主打科技興國,科學家免服兵役,有免費住宅及更多食物配給。美國之音(VOA)引述不具名北韓人士稱,「金日成時代,教音樂與跳舞的家教薪水最高;如今是數學、物理家教賺最多。」

不過,北韓各種掙錢與國際化手段,仍是為核武計畫服務。利比亞的遭遇讓北韓當局相信,堅持核武才有活路:利比亞獨裁者格達費(Gaddafi)向西方屈服,放棄核武計畫,後來國內爆發叛亂時,無法阻止美、法支持叛亂分子,二○一一年十月格達費被叛軍處決。

北韓「要核子不要褲子」,對外抗衡美帝,對內加強元首威信,這是維繫統治、抵抗「和平演變」的有效方法。北韓制度終將難以為繼,但手握核武的金氏家族,將竭力拖延不讓這一天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