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黑灰色的斑紋貓最近加入我們家。因為原主人不忍心牠長期被囚於鐵籠,我們便成為解放牠自由的新主人。在牠之前,我們其實是有不安,因為家裡已有一隻跟了我們十年的柴犬。當狗與貓同居於一個屋簷下,會發生什麼事?

斑紋貓一進門,就蜷到長桌下的椅子,在暗處靜觀四周。柴犬則焦慮的繞著長桌,一圈又一圈,不時衝上去吼幾聲宣示主權,再繼續繞圈。斑紋貓始終不吭氣,老僧入定。柴犬較斑紋貓大許多,在體型上占盡優勢,但牠初見被放在手提籠子內的斑紋貓時全身顫抖,劇烈的顫抖。我們趕緊抱著牠,安撫牠。

狗貓對峙,我有兩個好奇與觀察:

一,為何大狗面對小貓,驚慌失措?反之,貓面對敵視者的挑釁能處變不驚,柴犬近距離逼陣,牠仍不動聲色。於是,柴犬只是不斷空耗體力。投射於現實商場或職場,你是否有某種熟悉?兩軍對峙,火力明顯占優勢的一方,在變局中慌亂出招,反落下風。

二,貓與狗為何不能和平相處?

德國與以色列的動物學者在不同實驗中有共同的發現,貓狗的矛盾是因為表達方式的南轅北轍。以至於彼此的善意的舉動,會被另一方誤解為惡意。情境一,當一隻貓豎起尾巴時,這是示好。若是一隻狗豎起尾巴則是敵意。同樣的肢體語言,但傳播的意義是兩個極端意義,在發聲也是,如果貓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牠是很愜意的,但是當狗鼻子喘著粗氣,這可能是生氣的前兆。

以色列研究人員將一隻西班牙長毛狗和一隻德國短毛公貓,關在同一間寬敞的實驗房裡。經過一段時間的適應後,彼此都產生了要和對方一起玩的意向。但是,接踵而來的卻是一連串後果嚴重的誤會。狗為了表達牠想一起玩的意圖,伸出前爪並搖搖尾巴,意思是:「給我一點兒吃的」或「跟我一起玩玩吧。」可在貓的語言中,含義恰恰相反,伸出爪子搖動尾巴的意思是:「滾開,否則我用爪子抓你。」因此,短毛公貓立即對這西班牙狗有了戒備心。

過一會,貓消除戒備心,想找狗玩,於是發出舒適的「呼嚕」,但糟糕,這對於狗來說,卻是威脅性的信息。

儘管這貓與狗都想遞出橄欖枝,卻由於肢體語言和聲音含義的隔閡而落空。牠們之間沒有天生的怨仇,全然因為溝通的誤解,才變成敵視。

貓狗同屋的小世界,不正是人類大世界的縮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