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1999年美國念完碩士初入社會,加入埃森哲(Accenture)擔任管理顧問。公司位在台北市敦化北路跟民生東路口的摩天大樓,一個外商雲集的區域,包含搬家了的英特爾、花旗銀行、美國銀行,消失的硬石餐廳(Hard Rock Cafe)和不復存在的各種美式酒吧。

在那個黃金年代,外商管顧的起薪不錯,過兩年升職後更是躊躇滿志。埃森哲講究方法論,大到IT戰略架構圖,小到項目文件取名,都要包裝、要流程。2003年加入摩托羅拉(Motorola),那是台灣製手機全球滲透率最高的時候,整日穿梭在代工廠、零件廠之間,不但工作忙,還考證照,六個標準差(Six Sigma)、ISO講師無役不與。摩托羅拉的結局眾所皆知,2011年起全球陸續關門,資遣了包含我在內的上萬名員工,再多的證照都沒救。

我的職涯前十五年是台灣經濟的縮影,消費性電子市場帶動台灣供應鏈,本以美、日訂單為主的生態,在大陸、韓國品牌崛起後快速瓦解。加上產業轉型不夠快,新經濟沒起來,大學輸出互聯網專業的新生代也不足,中生代又出走,導致近幾年產業向下沉淪,畢業生起薪遠不如當年。我認為,這關鍵原因出在「方法論上的轉型遲緩」。

以往在硬體產業,軟體的更新時程配合著硬體,還記得以前做測試,沒有測個七七四十九天不行。但互聯網時代,成千上萬的軟體貼圖天天更新、電商品項快速迭代、網路信息分秒必爭,早已重塑了流程、稀釋了證照。因為互聯網技術帶來的「管理去中心化」、「溝通即時化」,以及「工作移動化」,更是讓傳統管理工具無用武之地。除了沒有在風口上的企業會被淹沒之外,自身若不能及時更新技能與思維,即便幾年前還在職場呼風喚雨,現在都會看不到互聯網的車尾燈。

情勢險峻的年代,選擇職涯時與其選擇一份工作,不如問自己是否要在方法論上做革新。「換行又換崗」是上策、「換崗不換行」是中策、「不換行也不換崗」則是下策。換工作既不能增強技能也無法提升認知,只是打安全牌,加一點薪水就雀躍了,絕對沒有辦法持久發展。認知的提升,來自於不斷的改變與適應環境,該問自己的核心問題反而是:站對風口行業了嗎?準備拋下過去經驗與包袱,砍掉重練了嗎?如果答案是否定的,表示沒有決心,也沒有準備好,那還是待在原來的工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