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歲起,我就每天到基隆上學,直到高中畢業。與基隆有很深淵源的我,從未以這陰雨灰濛城市為傲。它或有輝煌,但我沒來得及目睹,只看到它的遲暮與破舊。

其實,它曾經很美。我看過一張百年前的基隆港灣舊照,幾艘船舶停在港邊與巴洛克式建築,如畫似的對話。這豈是後來的庸俗市容?我不解,誰毀了這麼美的城市。

很多基隆人沒機會真正認識故鄉就離開了,更精確的說法是沒興趣了解,便往台北就學、工作,最後移居台北。逐漸的,對基隆不再有盼望。

然而,這座沉睡許久的城市,近年,竟不可思議的動起來。

市區內老舊的空間與建築,一處處被拆整與活化,基隆的天空回來了;原本被封堵的港灣逐漸打開,展現港都該有的個性,基隆的海灣回來了;一幢幢歷史老建物恢復容貌中,不再是被多層包裹的粽子,基隆的歷史回來了。

我因此好奇的調閱近年的各縣市民調,基隆的排名躍升速度非常快。從不同民調,顯示相同結果。誰,喚醒這座沉睡多年的城市?

林右昌,在基隆兩次敗選、第三次選戰崛起而成為基隆市長。兩年變革,這位民進黨新生代政治人物改觀國民黨長年執政的縣市。我對政治沒興趣,但對有能力改變的人好奇。

一個新人,如何翻轉一座舊城?

出生於基隆的林右昌,畢業自台大城鄉所,回到故鄉當市長是適得其所吧?平心而論,基隆不是一盤好下的棋。日據時代即以港灣優勢、擁有台灣第一座官煤而崛起的基隆,隨著經濟優勢逝去,已如明日黃花,繁華難再。要翻轉,談何容易。層層的胭脂只是徒然,掩不住城市的斑駁。

年輕時的林右昌跟過林義雄、游錫堃,在蔡英文擔任民進黨主席時,他是發言人。因為有中央的幕僚歷練,了解資源在哪,讓他大局看得清楚,深諳如何借力使力做事。先前兩次的選舉失利,更蓄積他在基隆基層「深蹲」六年的能量,與地方建立起信任。

工作狂的他,每天早上八點半主持會議後,經常工作到「跨夜」,中午不太需要吃飯。市長座車雜物不少,像施工車。平常一身舊T恤,辦公桌上擺的是蠻牛飲料。談起市政藍圖,就像乩童上身,止不住。

天空回來了,海灣回來了,歷史回來了。我不知道,這座舊城的明天將會如何,只是寫下感動:一座不可能的城市,燃起希望。不論成功還有多遠,英國前首相邱吉爾說得好:「成功是一種能在不斷失敗中,還能保持熱情的能力。」(Success is the ability to go from failure to failure with no loss of enthusia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