麗星郵輪累計服務台灣旅客超過200 萬人次

香港啟德碼頭的海關人員、郵輪上掌舵的北歐籍船長、米其林餐廳裡的非洲裔經理、酒吧裡的印度調酒師……,凡她所到之處,總有人上前打招呼或熱情擁抱,這位跨越文化藩籬的台灣女子,樂於與人分享郵輪的美好。

好奇問她:整個郵輪上下,她熟得好像是在自己的家裡;她回答,船只要一靠岸,她幾乎都會上來看一下,和船上不同部門的人溝通。二十年來,就這樣打造了她的郵輪人生。

她,是麗星郵輪台灣業務部副總裁劉曉寧,麗星郵輪在台的最高業務代表。笑稱自己是「元老級」員工的她,累計服務台灣旅客超過兩百萬人次,去年交出市占率六成的成績單。

劉曉寧腦中的業務思考策略是什麼,又是如何逆境突圍?

劉曉寧自承,她的確不是集團內最能言善道,或擁有亮麗外型的業務,但為什麼能從全球一萬三千名員工中脫穎而出,成為台灣區最高業務代表?永業旅行社總經理李宏炫觀察:「她是最能屈能伸的那一個。」

她的能屈,表現在她面對困境時,堅強的韌性。

二○○一年,剛轉入業務的劉曉寧,面對的是「一艘二.八萬噸的船,滿載是八百人,但只有七位顧客,船上員工都比客人還多,」她回憶,「那段時間其實還是一個壯膽的階段,」關在裡面?會暈船?萬一不舒服不能下船?顧客各種負面思考都上來了,怎麼賣?她只能像傳教一樣,和同事一攤一攤跑旅展、發DM,一一破解「郵輪=暈船」的迷思。

放煙火、滑索道太危險?
她敢客製化,用行動說服人

早年台灣郵輪旅遊風氣未開,劉曉寧勤跑大公司爭取包船訂單。○四年,為吸引美國知名菸商上郵輪舉辦產品發表會,她和同事花了個把月寫企畫書,「菸商希望在船上能有宣傳效果,我們設計了海上放煙火的橋段。」她說。

突發奇想的宣傳手法,卻引來船長、同事和客戶的質疑:「在船上放煙火太危險,萬一燒起來會不會沉船?」「台灣法令對菸酒商的廣告規範很嚴格。」各方意見如浪潮般向她襲來。

「這個點子,客人覺得很新鮮,我不想輕易放棄,」劉曉寧說。為了符合船上的安全法規,她決定安排另外一艘專門放煙火的船,到公海上與郵輪會合,還去上氣象課、算出最適合施放煙火的區域,再請船長在公海上定點停泊,終於順利完成任務。她的客製化服務,也成功打響麗星郵輪的名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