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資料就是新石油,那麼提供華爾街銀行家各種交易資訊的終端機業者彭博(Bloomberg)無疑就是金融資訊界的煉油龍頭。

擁有一萬九千名員工的彭博,去年不含《彭博商業週刊》、《彭博新聞網》等媒體事業的金融資訊營收就高達九十二億美元。然而,它也面臨其他新進者的挑戰:

比如,二○一四年。高盛等投資銀行投資了金融業專用的即時訊息軟體Symphony,還找來Google當大股東,想取代彭博。越來越多金融資訊在網路上就可便宜取得,也挑戰其價值。

聽客戶的話去找機會
問顧客要什麼資料?然後去買

有意思的是,去年雖然彭博終端機訂戶數因為銀行大裁員,而出現史上唯二的一%小衰退,但在大型資料業務快速成長下,該公司營收竟還能小幅成長三.二%,相較歐美銀行業營業額下滑約三%,表現算出色。

雖然,許多年輕金融從業人員抱怨彭博終端機介面仍沿襲三十年前DOS時代的使用方式,對使用者不友善,一年一台機器收費高達二萬五千美元(約合新台幣七十五萬元),價格不親民。為何金融交易員還是離不開它?

《商業周刊》獨家專訪了彭博董事長高逸雅(Peter Grauer),他的答案很簡單:聽客戶的話去找機會。他不替自己公司可以做什麼事去訂界線。

《金融時報》形容,彭博有一項永恆的戰略:把所有可能的資料與服務,都幫客戶集合到終端機上,讓大家無法離開這個平台。業務員常問客戶:需要什麼資料庫?我們來買。

高逸雅說,現在有越來越多金融業客戶希望從前台開始就將工作流程數位化,彭博因此發展出投資銀行的前台、後台、法規遵循等部門的數位化資訊系統,這形同開始踏入資管領域,幫客戶管理起內部資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