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設你受邀參與一項心理學實驗,必須在高爾夫球場打完十洞。如果在你開始熟悉球桿時,得知打這場球其實是一項名為「運動能力傾向測驗」,用以評量運動天分,你覺得自己會有什麼樣的表現?對你有沒有影響?

普林斯頓大學的一群社會心理學者做了這樣一個實驗,發現被告知打高爾夫球是為了評量運動天分的白人學生,表現遠不及事先未被告知的白人學生。打完十洞下來,平均卻多出三桿。得知打球任務是為了測試運動天分,為什麼竟會讓學生的表現差這麼多?

這與受試者是白人有關,在評量運動天分的情境中,受到了白人身分的隨因狀況所影響。這個隨因狀況起因於我們社會裡一個廣為人知的刻板印象:白人可能比較不具運動天分,至少與黑人相較之下是如此。受試者或許並不相信,但就在開始前得知這項任務要評量的正是一般刻板印象中,他們所屬群體所欠缺的特性,讓他們陷入一種窘境:倘若他們表現不佳,可能讓人更確信這種刻板印象。

乍看之下,像刻板印象威脅這種「瀰漫在空氣中」無形的東西容易被忽視。然而仔細一看,就能清楚發現這種威脅是生活中一股頑強的力量。

貼標籤,成美國教育大問題

梅西和其先後在賓州大學與普林斯頓大學的同事,試著評量黑人和拉丁裔學生在一流大學中體驗到的刻板印象威脅。

他們在新生當中挑選近四千人,白人、黑人、亞裔和拉丁裔的抽樣人數大約相等,在他們各自到學校報到以前進行面談,並且直到大三的每年春天會以電話訪談。

學生被問到:有多懷疑自己的能力,有多憂慮教授可能輕視他們的能力。沒有這些弱點的學生還是可能體驗到刻板印象威脅,但梅西團隊發現這些弱點確實會影響那些學校的黑人和拉丁裔學生的初期表現。梅西團隊這麼說:「(黑人和拉丁裔學生與其他群體之間)初入學時的成績差異,在於他們對刻板印象威脅的感受力不同,以及不同群體學生在入學時為大學課業所做的準備程度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