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擺效應,在物理學上是指,當鐘擺滑出的一端越高,盪到另一端的位置也會越高。十月底勞動部預告將修正的勞基法「一例一休」相關條文,就出現類似現象:從一例一休實施以來,老闆們的大反彈,擺盪到修法案公布後,換勞方大驚失色。

例如,將每月加班時數上限從46小時放寬到54小時,勞動部草案提出兩版供外界反映意見,其中乙案有加上三個月總計不得逾138小時(即平均每月仍四十六小時)的門檻,甲案則未設其他門檻,比工商團體預期的還要寬鬆,在被勞方痛批「資方要五毛、政府給一塊」之後,賴清德又在數日內踩煞車,不等草案預告期限截止就搶先宣布採用乙案。

推行新政豈是玩物理學,將政策從一極端擺向另一極端,搖得人民頭昏腦脹,失去平衡?

為勞方爭彈性?
僅5%企業守法做勞資協商

一例一休制度原本的設計,確實過於複雜、嚴苛,讓勞方想安排連假、資方想調度人力,都失去彈性。而且,當政府只用一部勞基法,就要規範百工百業的勞資關係時,隨著經濟形態演進,法令綁得越死,不合時宜的荒謬性就會越高。

比如,工時限制可用來保障大立光工廠作業員,在機台前重複性的冗長工作後,獲得休息,卻可能讓Google創意人員,在靈感來臨時得要打卡下班,無法按自己步調完成工作。因此,若要勞力工作者和腦力工作者、有議價能力和無議價能力的勞工,全都綁在一部法律中,保持彈性是必要條件。

但賴清德九月任閣揆以來,積極督促勞動部推出的這套修正案,卻因為罔顧了一項台灣職場現實,使其表面上同時賦予勞資雙方彈性,但多數情況下恐只有資方才享受到彈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