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雖常在報導與計算人們如何致富,但實沒想過,財富度還有如此另類指標。這兩天在布達佩斯,參觀匈牙利民俗博物館。不大的空間但有一趣味角落,重現舊時代匈牙利的有錢人家。為何客廳裡放置一張床,而且突兀的堆滿刺繡枕頭?原來,主人高調的傳遞訊息:「我家有很多枕頭,我是有錢人。」擺在客廳,是讓路人在窗外都可瞥見。

匈牙利枕頭,代表財富。據說,這源自帳棚文化,一切從簡的家居生活,若能擁有很多枕頭,席地而坐便能舒適。承此文化,若要嫁女兒,嫁妝實力就看枕頭的多寡。不了解匈牙利文化,還真猜不到小枕頭蘊藏大玄機。

在舊時代的法國,財富度的指標,也是有意思。家裡是否用得起,糖或甜點。幾百年前,氣候冷的歐洲,未如熱帶國家能自產蔗糖,糖須仰賴進口,因此是珍品。假如到他人家被請喝咖啡時,若有糖罐在旁,千萬要識相,別舀太多瓢。每一瓢糖,就是一瓢金子。至於甜點更是奢侈,享用者非富即貴。因為是富人與貴族使用,影響至今,在法國的飲食文化,甜點的講究與多樣性,遠高於中餐。

今天社會,財富度的指標是什麼?

股票、房地產、銀行存摺的0有多長,是普世價值。

相較於昔日,匈牙利人的枕頭多,坐起來可舒服。法國人的咖啡裡有幾瓢糖,飯後一塊小蛋糕,享用後會快樂。但,股票只是一張紙,甚至無實體憑證,它不能吃、不能使用,須轉化為現金再轉化為某一個商品或服務,才會有價值。如果有人擁有很多「這種紙」,卻極少轉化與使用它,那麼,他算有錢人嗎?

說到底,未被使用過的一張鈔票,何異於一張紙?

我們的長輩,打拚一世,就是將「這種紙」留給下一代,自己極少轉化它。他們的安心,在於確保下一代也有很多「這種紙」。他們重視擁有,不重視轉化。然而,這個現象在戰後嬰兒潮世代變成銀髮族後改觀了。調查顯示,台灣的初老族最想做的事的排名,旅行已躍升為第一,實踐年輕時候的夢想也竄升快速。這是心態很大的躍進,過去最想做的事,不外乎留給子女或留本養老。

現在的人,懂得對自己好一點、懂得享受自己打拚後的成果。以前,我在世界各地旅行時多數遇到年輕人,現在不少是活躍的銀髮族。甚至在寒冷的南極,都能碰到。如果,時間能倒帶,我真想將「那些紙」轉化成有意義的陪伴,陪伴喜歡旅行的父親到歐洲走走。只是覺悟得太晚,已來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