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國產車市占率12年來下降27個百分點

台灣的國產車,即將消失了嗎?

近年來國產車市占遭到進口車侵蝕已不是新聞,但國產車可能會消失的震撼彈,來自台灣汽車龍頭和泰汽車的國產大型房車,被市場喻為豐田(Toyota)神車之一的「Camry」,居然也即將退出國產的行列了。

Camry在2015年銷售九千三百輛,首次年銷量不到萬輛,今年截至十月則跌至不到五千輛,預估全年也僅六千多輛。從一個月高峰時兩千多輛,逐年掉到平均只剩五百輛的規模,讓總代理和泰與原廠日本豐田做出下一代改款將改採進口的決定。

近年國產車節節敗退,2005年台灣車市高峰,當時國產車市占高達86%。今年急轉直下,九月單月銷售量,國產車市占率一度只剩52%,「保五」成為今年各國產車廠最重要的任務。

「再這樣下去,五年內國產車就要消失,」一位在車界已四十年的汽車經銷商悲觀的預測。

「Camry是被RAV4給打趴的,」一位豐田體系的主管說。近年來,全球都吹起一股休旅車風,成長速度遠高過一般房車,但豐田在台灣並沒有國產化的休旅車,而引進RAV4,強打「日本原裝進口」,成功連續六年搶下台灣休旅車市冠軍,只是一樣價格帶,也侵蝕Camry的生存空間。

輸在配備不如人
國產車光模具得攤提多年

「他們有經濟規模,光講Suzuki,在日本生產,一個車型也可以賣到一年十萬台,但我們再怎麼拚老命,一個車型一年就一萬台,」裕隆日產總經理李振成無奈的說。

一位日系國產車廠的主管分析,一輛國產新車要製作三千套模具,因為量少,每個模子要攤提好幾年。「但進口車是只要有改款,立刻就可以引進最新的車。」而且,國產車從計畫到開模、與零件商開發零件,到生產上市,最少要三年時間,但近兩年,全球各車廠的主、被動安全配備發展神速,例如車道偏移、盲點偵測系統等,甚至是六具安全氣囊都變成標配。和進口車一比,國產車就顯得又貴、配備又不夠齊全。「人家都用最新的,來打我們落後一到兩年的產品。」

因成本考量而配備不如進口車,是國產車競爭力不足的另一主因。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去年底高價請來五月天代言的豐田新車「Sienta」。

為了接棒計程車運將最愛的Wish以及商用車Innova兩款車,和泰推出Sienta應戰,想要用一款車吃下兩個區隔市場。但上市半年,每個月平均約一千一百多輛,遠不及當初規畫的六成。今年中即再推出限量特仕版,居然罕見的降價五萬元,企圖挽回頹勢。

豐田在台灣成立的製造廠國瑞與和泰開了多次反省會,檢討這輛應晉升「神車」的Sienta,為何銷售不如預期,也拖累和泰在台灣市占率在今年累積至十月止跌破三成。

澳洲前車之鑑
最後車廠熄燈,重傷就業

Sienta標配兩具安全氣囊,到最頂級款才有四具氣囊,且全系列都無盲點偵測與車道偏移系統。意識到消費者在這一年來被進口車慢慢教育得越來越重視安全配備,十二月,Sienta即會補上這些落後於進口車的配備。

十一月,裕隆日產的Super Sentra改款上市,就不斷強調新增了盲點警示、後方車測警示等系統,當然,六具安全氣囊也一個不能少。

今年十月,澳洲最後一個車廠,通用汽車的霍頓(Holden)製造廠熄燈。十月初,豐田也才關閉在澳洲的工廠,一家家車廠拉下大門,宣告澳洲的汽車工業走入歷史。加上周邊零件供應鏈也瓦解,澳洲政府估計,這讓澳洲失去二百一十億澳元(約合新台幣四千八百五十三億元)的產值,當然還有大量就業機會。

根據車輛公會統計,台灣汽車產業的產值在2005年達到高峰,為二千三百零九億元,到去年只剩一千九百零六億元,而包括協力廠商在內的就業人數,也減少了兩萬多人。「我們很怕變澳洲,因為形勢看起來很像啊!」一位國內車廠員工很擔憂。

台灣政策失格
取消優惠後應提新對策

政府在取消國產車自製率的貨物稅減免獎勵及進口配額後,幾乎已無汽車產業政策,但政府也不是只能兩手一攤,全然無計可施。

例如,國內汽車總量裡,超過二十年的高齡車達九十二萬輛,台灣人換購新車時的前車車齡,在去年達到史上最老,平均約十六年。政府雖推汽車汰舊換新,貨物稅可折抵五萬元的措施,但因欠缺強迫退場機制,大家寧可將就著開。

站在環保、安全以及經濟發展的考量,政府也可學學日本,對老車加重稅負,或祭出例如限制上路路段等手段,讓這群對車價較敏感的車主,轉而購買養車維修成本低於進口的國產車,讓產業關聯性極高,有火車頭工業之稱的台灣汽車產業,不至於步上澳洲後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