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5年,佛羅里達州清水市一個悶熱的早晨,理查茲在汽車旅館房間醒來。此時的滾石樂團(Rolling Stones)還沒那麼有名,住不起飯店。他身旁擺著吉他和一卷錄音帶,在宿醉中,他將錄音帶倒帶,按下播放鍵。這卷一小時長的錄音帶有五十九分鐘是自己的鼾聲,但前三十秒包含了未來滾石樂團最經典單曲〈無法滿足〉(Satisfaction)的開頭小節和歌詞。

信不信由你,理查茲的突破時刻形態,相同於愛因斯坦發現狹義相對論的突破形態,我們為撰寫本書訪談一些舉世最傑出的創新者時,一再聽到這種形態,如果你曾在淋浴時突然產生一個頓悟,你就是經歷了這種形態。

每當你經歷這種「淋浴時刻頓悟」時,例如在工作上遇到了某個問題,你可能一直在思索這個問題,試圖以各種方法解決。然後,你進入淋浴間,當蓮蓬頭的水灑下來時,你的心思已經不再專注於那個問題,突然,解答似乎沒來由浮現在你腦海。

你的淋浴時刻頓悟,與理查茲和愛因斯坦的發現有什麼共通點?當你進入淋浴間洗澡時,不知不覺切換了腦中的運作模式。在此之前,你一直有意識專注思考你的問題,但在淋浴時,你的心思可能飄移,無所事事空想,或似乎「什麼都沒想」。神經科學家發現,突破的秘訣在於腦部能夠在專注與漫遊這兩種模式間切換。

專注模式是你已經很熟悉的模式,因為你這輩子一直有意識在使用這種模式,你可以把這種模式想成「執行模式」:這是你用以完成事務的模式。目標導向並專注於截止期限,執行模式讓你列出清單、遵循時間表、控制預算,大腦負責這種模式的部位叫作「執行網絡」,是靠近頭顱前方的大腦部位。

稍微放空,反更激發創意

不過,光靠執行網絡無法產生突破,你需要更具漫遊性質的網絡提供幫助,也就是創造你淋浴時刻頓悟的網絡,這是我們的創意網絡,稱為「預設網絡」。預設網絡是我們所有創意的源頭。執行網絡讓我們有能力專注完成一件事務,預設網絡則是讓我們有能力檢視並看穿世界的複雜性,理解這些複雜性背後的形態。

大腦切換使用兩種模式的能力,讓理查茲想出〈無法滿足〉的詞曲,讓愛因斯坦發現狹義相對論。其實,人類史上絕大多數的發現與發明都是這種切換模式下的產物。一言以蔽之,這就是突破的神經科學。

專注是一種有益的特質,側重執行就是側重可行性。但是,那些創新者突破,都是靠在專注的執行網絡與非專注的預設網絡間來回切換。

萊希里教授於1997年發現預設網絡的存在,並以此命名,因為這是大腦在不做任何工作時的預設模式。這種預設模式從未真正關閉,當我們專注於做某件事時,預設模式就會安靜下來;當我們停止做某件事,大腦就會切換到預設網絡。例如,你放下手邊的工作,望向窗外,砰!切換至預設網絡。起身去煮咖啡,砰!切換至預設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