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他看著只有一隻手一隻腳的爸爸為人算命,
算命桌就是他的書桌,世間上的愛恨情仇、生老病死,
他從小聽在耳裡,化成對角色情感的細膩琢磨。
他,是拿下本屆金馬獎三項大獎的《血觀音》導演楊雅喆,
也是一個專注於反抗的人。
「在這個社會裡,沒有人是局外人。」

跟四十六歲的楊雅喆聊金馬獎,他從「為什麼要穿西裝」說起。

「我(金馬)穿的那件外套要八萬多(元)欸!」楊雅喆說,好多品牌要他穿戴自己的產品,但除了要小心翼翼保管,還要花至少一天試裝、取衣、歸還。他嚷嚷,為什麼要為「形式」,花這麼多心力。採訪那天,他拍拍身旁那件五年前買的三萬塊西裝,他宣示,「我只穿了十次。」

他太忙,我們一起搭高鐵南下。前一天上了八個通告的他,放著商務艙的舒服椅子不坐,因為他不想社交,不想再跟廠商講場面話,跟我們一起窩在自由座,他舒服許多。

小檔案_楊雅喆

出生:1971年
學歷:淡江大學大眾傳播系
現職:電影、電視導演
代表電影作品:《冏男孩》《女朋友。男朋友》《血觀音》

他對偽善憤怒
「台灣最極致的虛偽,就是以愛為名的控制」

「講髒話的時候,記得小聲一點!」他的助理特地跑來叮嚀。他聲量依舊,用台北到台中的時間,批評財團以創造地方發展為名投資炒地,政府說要讓民眾多賺薪水,上修工時規定,實則為了政權。

「台灣最極致的虛偽,就是以愛為名的控制。」他的憤慨,像剛進社會的青年,但談起細節,又像整天看新聞台的大叔。

從當天奪走九條命的中和大火,談到立法院內的勞工工時修法,明明約訪是談電影,他罵了四次房價,在電影上映前的十小時,他發三則臉書貼文,兩則關於公共議題,一則才是電影。

對偽善的憤怒,讓他花四年熬出《血觀音》劇本,一舉奪下金馬獎最佳劇情片。

他嘴裡的「我是為你好」,正是裡頭台詞,一句話支起戲中棠家母女三人「以愛為名」的控制。從女人心機出發,他帶觀眾看一場三十年前的炒地大案,官商勾結之中,有三十億洗錢、一樁滅門血案,還有黨主席選舉的明爭暗鬥。

《血觀音》一上映就引發熱議,國際媒體將它與近年成功的韓片《非常母親》和《下女的誘惑》相比,國際版權已賣出。他對角色刻畫細膩,更造就本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女配角。至今,他三部長片創造包括主配角共六位影后影帝。

他拍不出討喜題材
「揭發某些黑暗,是讓社會更進步的動力」


憤怒也形塑了他金馬獎典禮上的身影。

紅地毯上他雖穿上八萬元的西裝,但手臂綁了更搶眼的反亞泥布條。年度最佳電影揭曉,偶像吳念真念出他的名字,讓他緊張又興奮,一度忘詞,卻沒忘了打開手中「沒有人是局外人」的布巾,把山海開發、原住民傳統領域、勞工工時等議題,全都報上。

「《血觀音》是一個不正向的電影,但在這個需要正能量的時代,揭發某一些黑暗,是讓社會更進步的動力。」他的得獎感言掀起典禮最高潮,而前一天,這部不正向的電影,還拿下金馬觀眾票選獎。

憤怒的他,賣的是裹糖衣的藥。

《血觀音》中,「糖衣」是人物刻畫與情感描寫,用來吸引觀眾,「藥」則是看清控制,進而掙脫的自由。

九年前的《冏男孩》,他用童年故事講隔代教養,五年前的《女朋友。男朋友》,用愛情故事帶出公民運動、民主轉型的苦澀,《血觀音》則用女人心機、家庭內的糾葛,講官商之間的不法勾結,如何控制社會。

人心比鬼還可怕!他用鏡頭看透台灣人的錢與權

1.《冏男孩》
上映:2008年
票房:3,600萬(僅次當年的《海角七號》)
成績單:
.金馬獎最佳女配角
.NHK十年來首部買下版權的台灣影片

2.《女朋友。男朋友》
上映:2012年
票房:5,500萬
成績單:
‧台北電影節最佳男主角、最佳男配角
‧金馬獎最佳女主角
‧亞太影展最佳女主角

3.《血觀音》
上映:2017/11/24
票房:未知
成績單:金馬獎最佳劇情片、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

資料來源:双喜電影發行  
整理:劉致昕

「我要說的是,在這個社會裡面,沒有人是局外人。」他說。

糖衣並不好做,《血觀音》光是劇本就改了十版。為了精準描寫母女間的控制,他與貴婦們請益秘密,讀母女關係的心理學叢書、女明星自傳、張愛玲所有小說和瓊瑤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