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告訴爸爸我要寫職涯建議的書時,他看我的眼神彷彿我瘋了,「你有什麼資格寫關於職涯的書?你從小就每年改變志願。」

我爸說得沒錯。我無法長時間專注做任何一件事,四年級時,我想成為奧運播報員;八年級時,我想變成亞當.山德勒;高中時,我想當體育專欄作家;後來我去上文理學院主修電影、去古巴留學、大四時選讀舞蹈導論。畢業十年,我換過十種截然不同的工作、待過六個城市、走過四種職涯路徑後,卻一次也沒看到大家所說的神秘「職涯階梯」,但我知道無論是誰發明這階梯,這個概念長年以來嚇壞所有二十世代。

儘管這種階梯制式心態令人難受,所有人都告訴二十世代,要保持同類型的職涯軌道,即使我的父親也不例外。他出生於一九五○年代,從未遵循任何職涯路徑。他在外百老匯擔任燈光設計,後來為了去倫敦的搖滾劇院,休學放棄紐約大學戲劇學院,成為平克佛洛伊德樂團的工作人員,在樂團巡演時負責燈光。厭倦巡迴的生活之後,他進了建築學院成為建築師,五十三歲拿到企管碩士,創建透析診所,幫電子公司管理專案、革新工作場所設計。當我告訴他,我大學畢業之後不要追求「傳統」的職涯路徑,要去紐約片場當自由工作者,連他都抱持懷疑態度。

外界可以用兩種心態來分析我至今為止的「職涯」。第一種是我所謂的職涯階梯心態,就是師長從小到大灌輸我們的那種。這種心態告訴我們,只要上好大學,我們就能賺更多錢、越成功。這種心態的人看到我的職涯歷程會說:「這個小鬼真是亂七八糟,二十七歲還住在爸媽家!一份工作都做不到兩年。他永遠不會成功,因為沒有特定的職涯規畫,如果他八年來都待在電影界,想想他今天會有什麼樣的成就。」

只想越爬越高
可能讓你錯失發展新機會

雖然近年都鼓勵大學畢業生要事先規畫職涯,這種心態卻有基本缺陷:

職涯階梯局限新機會、試驗和冒險:如果絕佳機會出現──例如加入○八年歐巴馬競選總統活動──而我想要走下階梯,但我在不同的職涯上已經投入兩年,該如何是好?階梯鼓勵人們避開新挑戰,以換得安全感和「往上爬」。避開這些風險可能就此錯失讓我們生命充實的大好機會。如果答案不只一個,「階梯頂端」大概也不會只有一個。

職涯階梯所定義的成功是由別人所界定:職涯階梯會帶給你升遷的機會,這個理論是說「先付出,以後就能收割」。但我不太喜歡耐心等候滿足感──多數千禧世代也一樣──而且我從哪裡可以得到成就感還不能由我自己決定,也不能自己定義何謂成功,更教我不開心。如果我對花稍的職銜或高薪沒興趣呢?如果成功對我而言不是六十五歲享受的退休福利,而是某人看了我的書而發揮生命潛能呢?

職涯階梯讓我對未來備感壓力,阻撓我現在就採取行動:只要我提起想當自由作家時,只聽到大家說:「這個職涯階梯不好爬,你無法在大報社找到工作,報紙都快消失了。」